產業經營專欄

中堅企業

2012-12-05 / 陳振昌 副總經理

尋找台灣經濟脊樑的隱形冠軍

德國學者赫曼‧西蒙(Hermann Simon)1986年提出「隱形冠軍」(hidden champions)理論,這些被稱為「隱形冠軍」的中小企業,雖然規模與知名度往往不見經傳,但企業主卻帶著無比的信念和一貫的執著,堅定不移且悶聲不響的埋首在那片屬於他們自己的沃土裡,掘地三尺深耕細做,他們不但能長期主宰著各自所在的市場領域,而且擁有著較高的市場份額和難以競逐的產品商譽。
細數這些企業的特質,實不難發現他們都為自身產品找到絕佳的利基點(niche),且長期專注耕耘在某一特定的產品範疇,並加入源源不絕的創新概念,所創造的競爭優勢都在各自所在的市場領域裡具無可撼動的地位,同時擁有穩定的員工團隊、高度的工作效率以及豐厚的利潤回報。

你可能以為這樣的企業只不過是鳳毛麟角,但令人不禁詫異的是,光在德國居然就發現超過一二○○個隱形冠軍,這就有趣了吧!赫曼‧西蒙就把他對這些企業長期的研究成果著成《隱形冠軍》一書,在隨後的十多年中,著作全球廣為流傳,並已經被譯成二十五種語言在各地出版,深度影響了許多國家的產業政策,台灣也參考其理念精髓,提出了一項「中堅企業」的政策推動。

以往台灣的產業追求量大就是美,以代工為主要的營運活動,雖然有許多項產品都做到世界數一數二,但行銷到國外都是在量販店銷售,也就是靠規模經濟來降低成本,產品的附加價值不高且容易被取代;反觀歐洲先進國家有許多百年企業,扮演著產業中堅的力量,這些隱形冠軍基礎技術紮實,規模適當及具備高度國際市場競爭力,並以國內為主要經營總部,例如德國生產建築五金的DORMA公司、做濾水器的BRITA公司,雖然不是國際上的超級大型企業,但都能精耕出窄而深的價值鏈,在特定行業裡領先群雄。又如嘉特納(Gartner)公司,該公司毫無疑問在大樓帷幕牆這個領域穩坐第一把交椅, 臺北一○一的帷幕牆工程即是由嘉特納負責,曾用飛機引擎對臺北一○一的帷幕牆做風力測驗;之後,臺北一○一果真經歷芮氏六‧八級地震而毫髮無傷。

生物演化論有一個譬喻:「物種如果比敵人至少精純一種活動,就能存活」,它必須能夠跑得更快、挖得更深、爬得更高,就有生存的條件。中堅企業就是要發揮其與眾不同的特長,運用有限的有形資源,創造出更多的無形價值,它的價值並非侷限於產品的販賣,而在於它所衍生的附加價值,是硬實力與軟實力相乘後的價值。這些中堅企業常具備深厚的工藝基礎,保留著師徒制的傳承,也有著長年累積下來的品牌風格。例如工廠的老師傅可能一、二十年都專注於齒輪的精細加工,將每道加工都做到極緻精準,他們在工作品質上是不容許打折扣的,所以能確保其產品的品級;就像工廠裡常有所謂的「達人」,只要用手指碰觸,就能分辨出0.01釐米的表面紋路差異,或者是用眼睛看,就能分辨出材料微小的表面色澤差異。

又如台灣自行車鏈條廠桂盟公司開發出彩色鏈條,可配合車體顏色而有不同的選擇,亦可配合不同地區國家而提供不同國旗顏色的鏈條,同時也開發出快扣、輕量化等鏈條以滿足各種需求,經由長期專業化的投入,桂盟在鏈條製造供應領域已是全球最大的。這種在產業價值鏈中找到企業本身不易被取代的利基,不再只是供應產品,而是發掘客戶潛在的需求予以具體實現,不僅滿足客戶的需求,更超越了客戶的期待,也就是在原來的理性價值加入感性價值,在原來的品質規格上加入感動的品質,才能讓客戶需要你,甚至願意付出更高的代價。

除了有形的產品外,服務亦逐步透過了品牌故事、市場區隔、流程體驗及模式創新,來提高對顧客的「皮夾佔有率」。中堅企業接近客戶是很密切的,可以說建立了彼此互相依賴的關係,是在專門領域供需雙方的緊密結合,客戶要的是當他需要你時,就能隨時服務,所以中堅企業的經營者會經常全球去拜訪客戶,不會像大企業那樣有多層級的客服組織,也不會只有客服部門去面對客戶,反而是讓員工有機會多與客戶接觸,而因為員工長期對公司的流程、產品及營運有深刻瞭解,所以有助於顧客信賴與品質保證,顧客的意見會得到全公司的尊重及支援。

而一個企業與一個地區的人、文、地、產、景常是脫離不了關係的,也常會逐漸形成產業群聚,有時候一個群聚裡臥虎藏龍,世界頂級的廠商就在那裡一起廝殺,也因為強對強的競合,更激發出群聚生氣蓬勃、多采多姿的產業生態。台灣的有形資源相當有限,要在下一波全球產業發展中佔有一席之地,就必須運用無形的資源,產生有形的力量。任何一個企業不管是屬於那個行業,只要是提供專精的製作或服務,朝向上述所提的方向邁進,就能成為中堅企業的一員。中堅企業是台灣應該要走的一條路,是中小企業成長的必然路徑,深信必能精耕台灣產業的價值,再創台灣未來的新希望。

相關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