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衛報告

2015年7月號(NO.33):歡迎光臨!地方產業的微轉變到巨轉變(NO.33)

2015-07-15

歡迎光臨!地方產業的微轉變到巨轉變 面對全球化挑戰,臺灣地方產業的眾多微轉變, 需要新技術的支援,才可能化為巨轉變。 因此,中衛主動提升TLR輔導技術,鼓勵青年參與,壯大環境友善經濟, 協助企業二代接班轉型,運用智慧科技改造商圈, 陪伴臺灣業者拓展海外通路,希望從量變到質變,帶來臺灣在地經濟新契機。

一、導論

歡迎光臨!

地方產業的微轉變到巨轉變---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生活產業部編輯小組

我們在輔導地方產業的時候,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還記得1998年發生亞洲金融風暴,當時臺灣是少數躲過那場風暴摧殘的亞洲經濟體之一。那場金融風暴的經濟預言家克魯曼(Paul Krugman),事後發表對臺灣的稱讚,認為臺灣能躲過金融風暴,主要是因為中小企業深具「彈性」的應變能力。從此,這個概念成了臺灣的招牌,好像一講到臺灣,就不得不讓人聯想到「彈性」一詞。但是,這跟我們輔導地方產業的經驗似乎不太吻合。

我們用「誰搬走了我的乳酪」這本書的場景來描述地方產業的獨特現象,我們將業者比喻為尋找乳酪的老鼠,而地方資源就是乳酪。地方產業的業者主要依附當地的人文條件或自然資源而群聚在一起,正因為地方資源的獨特性,使得地方業者可以用「在地化」策略,走「小而美」路線,形成一股無可取代的在地特質,足以對抗全球化大型企業的競爭。但是這樣的條件卻也讓業者容易處於「偏安」於現狀,在地資源耗盡的同時,多數業者仍不相信乳酪會有吃完的一天,不願有所改變。久而久之,地方產業變成低技術、低利潤、低產值、勞力密集、家族經營、觀念老舊的傳統產業,面對劇烈改變的經濟環境,只能「以不變應萬變」,毫無「彈性」可言。

不過,深入觀察整個地方產業內部的互動,你會發現業者面對外部環境的挑戰其實是相當恐慌的。整個產業的生產結構看似沒有改變,其實裡面早就想方設法在尋找出路。所以我們形容地方產業很像一個安靜的湖面,表面看起來平靜,其實湖面底下早已波濤洶湧。

不過,湖面底下的波濤洶湧,才是借力使力的關鍵!

我們用一個物理實驗來解釋這個現象。在平底的金屬盤中裝入液體,從底部均勻而緩慢加熱,盤中的液體會因為熱度不斷提高而開始不規則滾動,直到液體中溫度到達一定臨界點時,盤中的液體會出現布滿盤面四方連續的蜂巢式六角形花紋。若溫度維持不變,花紋會持續存在;當熱源移除,花紋就立即消失。這就是有名的「耗散結構(Dissipative Structure)」實驗,液體中所出現的花紋稱做「貝納花紋(Benard cell)」。

這個實驗主要是用來解釋自然界的開放系統。凡是開放系統遇到外部環境的影響時,會透過某種新陳代謝作用交換能量與資訊,等到內部的新陳代謝作用超過一定臨界點時,整個系統會脫離原來的結構,形成新的結構(貝納花紋),維持生存。這個概念後來用在社會學上,發展成為解釋群體現象的「The Social Atom(社會原子)」理論。

這是一個典型的「量變產生質變」的概念。系統面對外部環境的影響,必須要作用到超過一定臨界點,才會改變現有結構(出現貝納花紋),在臨界點前我們所看到的仍舊是原來的結構。因此,我們把地方產業當成一個開放系統,現階段我們所觀察到許多地方產業仍停滯不變,並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努力改變,而是內部改變的量不夠大,還沒有產生質變而已。

在創新的年代,科技一日千里,智慧化課題改變了我們看待產品與服務的思維,也因突破空間與時間的限制豐富了她多元的面貌;然而,回歸地方特色產業的本質,商品力本身才是她最初的魅力,那些曾經傳頌後人胼手胝足的故事,穿越時空附著在每一次說故事者推薦給顧客的商品上,就這樣進入有緣者的心房,這些過程中,有熱血青年的愛鄉行動,有二代之間的信守與承諾,有從世界看台灣的國際視野,讓地方特色產業透過眾人的力量活絡起來。

近來,政府與民間力量群策群力,從事地方產業的輔導工作,就在於把湖面底下正在作用的「量變」加大,超過臨界點後,讓產業自然產生「質變」,改變現有結構。因此,我們身為輔導顧問,必須學會去觀察湖面底下有哪些關鍵的「微轉變」,這些微轉變可能透過輔導流程,讓更多人自願加入(或不得不加入),形成一股強大可以翻轉的力量,最後將造成地方產業的「巨轉變」。

本期的專題,就讓我們一起來發掘地方產業有哪些關鍵的「微轉變」正在湖面底下進行著。透過這些微轉變的觀察,或許可以提供讀者一個未來地方產業「巨轉變」的想像空間。

總論篇

全面地方活化-轉變背後的技術支援---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生活產業部 葉高廷

還記得中學時代地理課本裡面的洋流嗎?洋流就像「海洋中的河流」,儘管水面風平浪靜,洋流卻在水底巨幅的移動,對地球的生態與氣候造成莫大的影響。地方產業的微轉變就像洋流一樣,在不易察覺的地方進行著。

身為地方產業的輔導顧問角色,中衛當然必須有足夠的敏感度,觀察這些關鍵的微轉變,並因應未來可能產生的巨轉變,及早研發相關輔導技術。

中衛推動地方產業的經驗相當豐富,早在1989年就開始協助政府針對具有文化性、歷史性、獨特性的地方資源,推動「一鄉一品」(One Town One Product;OTOP)政策,進行產業價值鏈或產業間水平合作的輔導。1995年再參考日本商店街區發展經驗,將商圈納入輔導範圍,針對地方產業末端的產品與服務之商業機能,推動地方商圈發展,從組織著手,促使整體商業產業環境優質化發展。

地方產業主要是由中小企業組成。中小企業在臺灣的經濟發展過程中,對地方的經濟與社會的安定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依據2014年中小企業白皮書顯示,臺灣中小企業總廠家數共133萬1,182家、佔全體企業97.64%,提供就業機會858萬7,000人、佔78.30%,銷售值11兆3,218億4,200萬新台幣、佔29.44%的比例,其重要性可見一般。

地方產業的輔導過程中,必須思考中小企業的規模限制,同時顧及地方資源的乘載量。因此,中衛運用地方產業的群聚特性,透過組織運作或主題產業聯盟的概念,輔導地方產業形成與在地居民共生並具有在地特色風格的產業體系,藉此優化中小企業的生存環境,為地方經濟注入更多活水。

隨著地方產業的發展不斷演化,多次的微轉變已成為巨轉變,所需的輔導技術也不斷擴充。二十多年的輔導過程中,中衛引進許多相關的輔導技術,包括:日本社區總體營造、5S環境整頓、美國主街振興及香港五常法等觀念。幾經實際操作調整與因地制宜的內化,中衛以區域活化為概念,提出一套適用台灣本地的輔導技術,稱為「全面地方活化」(Total Local Revitalization;TLR),以組織、經營、設計、行銷等四大構面,推動地方產業的經濟振興行動。

組織(Organizing)

本技術主要係將在地關係者,諸如:業者、店東、住戶、地方政府、以及其他有興趣參與的團體或個人等組織起來,透過人力資源發展、志工招募管理、經費募集籌措、公共關係建立及組織形象宣傳等技巧,協助組織持續運作並推動地方活化工作。

經營(Managing)

本技術主要係透過在地特色元素的發掘,來規劃地方發展策略,藉此協助調整經營方針或重組商業組合,促使地方產業合作發揮體系綜效,促進公私部門投資,帶動區域整體就業機會與產值的提升。

設計(Designing)

本技術主要係運用在地特色元素,進行整個區域的空間視覺設計,再搭配體驗服務的規劃,塑造地方整體美感與獨特氛圍,深化消費者體驗環節,藉此提升產品與服務之價值。

行銷(Marketing)

本技術主要係協助透過形象塑造、推廣活動、科技應用及整合行銷等手法,打造地方成為具生氣蓬勃、充滿趣味且有聚客力之區域,促使消費者於當地、全國或國際通路選購具地方特色之優質產品。

「全面地方活化」整合了產業發展、社區營造、文化創意、環境永續、科技應用等跨領域手法,促進地方經濟、環境、文化、生態等層面全面活化之方法論,目的在於打造地方特色生活圈,提升區域內的生活品質。地方特色生活圈是一個特色區域的概念,是由特色企業及特色產品聚集於一定的地區所形成的產業聚集體。

到了2009年,面對金融海嘯的襲擊,政府為穩定國內經濟,降低國際系統風險的衝擊,特別選定地方產業作為穩定國內就業的重要政策。有鑒於過去地方產業的發展已漸趨成熟,並形成多元的區域分布,因此經濟部設置「地方產業發展基金」,專款專用於地方產業的輔導,以「區域」為範圍,結合區域內不同業種業態、產品服務、各方族群、人文特質等元素,以塑造區域多元化氛圍及形塑區域品牌。

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下,地方產業再次激起許多微轉變。中衛也意識到這樣的微轉變需要新技術的支援,才有產生巨轉變的可能。因此,中衛中心自2010年起著手進行多項技術投資與技術研發,擴充TLR技術領域,包括:組織中的青年參與及公共關係;經營中的二代傳承及區域品牌;設計中的體驗服務;行銷中的體驗行銷、虛擬社群、國際化行銷及通路建置......等技術。

中衛的技術支援,主要來自於對地方產業微轉變的觀察,為將來可能形成的巨轉變預做準備。本期專題將從六大主題來描述我們所觀察到的地方產業微轉變,包括:青年參與、環境友善、二代傳承、科技運用、商圈改造及國外經驗,以案例的方式探討各項微轉變的內涵,並輔以中衛TLR的技術觀點,剖析關鍵手法。最後,再以「國際篇」專章描述中衛推動地方產業國際化的過程及如何因應食安風暴,勾勒出台灣推動OTOP絲綢之路的藍圖。

專題篇(一)從青年參與說起

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生活產業部 葉高廷

在文章開始之前,我們要先做個結論:「青年參與≠青年返鄉」。以往政府面對青年的經濟議題,多半以薪資或就業為主題,去探討青年返鄉投入地方產業的生產。本篇專題談的是「青年參與」,未必與青年返鄉工作有任何關係,純粹是青年自發性的貢獻心力,協助家鄉的發展。因為,青年要的未必是金錢。

翻轉吧!家鄉!

相信近年來青年族群的參政表現,一定讓傳統的菁英人士震驚不已吧!青年運用非典型的網路手法,將網路背後的虛擬人物帶回了現實世界,進行一場又一場的民主運動,整個臺灣社會形成了一股很大的翻轉力量。至此,各界對於青年族群所擁有的能量大大改觀,對於青年發展相關議題及需求,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關注。

我們先用一個簡單的例子來比喻青年的角色。

挪威人愛吃沙丁魚,尤其是活魚。鮮活的沙丁魚,價格往往比冷凍的貴上好幾倍!但是沙丁魚生性懶惰,被漁夫捕獲後會停在水池中不動,返航的路途又很長,沙丁魚往往一回到碼頭就死了。據說,長期以來當地只有一艘漁船能將鮮活的沙丁魚帶上岸,箇中訣竅只有船長一人知曉。直到這位船長死後,人們打開他的魚槽,發現裡面裝著一條鯰魚,這個訣竅才公諸於世。原來鯰魚會吃其他的魚類,魚槽中的沙丁魚為了躲避鯰魚的攻擊,會不斷的游動,以求保命,於是沙丁魚便活著回到了港口。這就是著名的「鯰魚效應」。

你是不是也覺得青年扮演著「鯰魚」的角色?青年「攪動」社會現況,讓其他年齡的族群(特別是掌權者)因為驚嚇而竄動,使得社會不斷演化前進。少了他們,社會就會像沙丁魚一樣,停滯不前直到死去。

翻譯成網路用語,這是一股「翻轉的力量」。青年屬於社會的一份子,他們繼承傳統,卻不盲從。面對外來環境的刺激,青年能夠快速接受並且做出反應,形成微轉變,直到許多微轉變集結起來成為巨轉變,開始解構社會現況,最後翻轉成新的結構。

在地方產業的議題上,我們也看到了青年所帶來翻轉的力量,讓我們記憶中的家鄉在這股力量的影響下,開啟了許多關鍵的微轉變。

逐「網路」而居的世代

什麼是青年?青年的定義至今仍不明確,各個領域對於青年的年齡也有不同的解釋。在地方產業的輔導裡,我們通常引用聯合國1985年的定義:青年是指15至45周歲的人。普遍認為青年族群在生命的週期裡屬於成長期階段,通常充滿朝氣及活力,富有創意及想像空間。

仔細分析這個年齡層的特性,你會發現15至45周歲大約是1971年~2000年(民國60年~89年)間所出生的人,橫跨台灣6年級至8年級生,大約落於Y世代區間。這個世代剛好經歷完整的網路發展週期,現階段的生活中已經無法脫離網路,又稱為網路世代。

美國思科(Cisco)在2011年的調查報告中曾指出,這個世代不可或缺的生存條件,除了空氣、水、食物和住所外,還增加了一項「網路」。2014年的報告更發現,智慧型手機將是他們最重要的配備。人類身體共有206塊骨頭,但是從Y世代以後卻有207塊骨頭,智慧型手機是第207塊。可見網路是青年世代與上個世代最大的生活差異。

從實體走到虛擬,再從虛擬走回實體

網路的發展週期幾乎是青年世代的人生經歷。

早期,網路剛普及的時候,青年世代大量躲進網路的虛擬世界裡。那個世界剛被創造出來,沒有法律規章,甚至連身份、人格多數都是捏造的,彼此無法知道真實的對方,信賴度極低,當時的網路對實體世界的產能是相當有限的!

慢慢地,隨著網路科技的成熟,虛擬世界逐漸發展出一套自治的規則,甚至開始與實體的法律接軌。人與人之間開始有了互信基礎,加上長期在虛擬世界「打怪」的網路情誼,青年世代開始從虛擬走回實體。雖然人們仍善用網路保護自己的隱私,但是每個網路代號的背後多出了一個真實的人格。他們逐漸願意正視實體的生活,並且善用虛擬世界的技巧來解決實體生活的問題。這時的網路已經不再虛擬,對於實體世界的產能影響正逐漸擴大中!

共治的價值觀

網路深深地影響著青年世代的生活,也大幅改變了青年世代的行為與價值觀。以線上遊戲當作例子,線上遊戲是以目標為導向,大家相約一起去打怪。過程中,彼此各負任務,分進合擊,除了責任與角色清楚劃分,打怪獲得的寶物也要公平分配,彼此才有動力繼續玩下去。

這種虛擬世界發展出來的自治規則,自然而然地造就出了青年世代「共治」的價值觀。他們揚棄傳統的金字塔層級,強調依個人專長分工分權,人人都可以在各自負責的範圍內全權做決定。只要目標一致,人人都可以當Leader,帶領大家去打怪,彼此也會互相幫助,互相體諒,只為共同達成目標。

這樣的邏輯反映在實體世界裡,青年世代要求實體必須跟虛擬世界一樣透明與公平,才能共治。高薪也不再是青年的優先選項,他們追求的是群體認同,「自己的想法被採納」成為重要的成就感來源。

哥要的不是錢,是奇檬子!

在經濟結構裡,如果我們把一個產業的人口年齡結構當成商品組合,套用BCG矩陣來看的話,青年族群通常被放在「明日之星」的位置,是一個被以投資的角度來看待的族群。他們已經脫離了「問題兒童」的階段,不再是社會資源淨支出的角色,開始投入生產,雖然他們的產出仍然不及社會對他們的投入成本,但社會仍願意繼續投資,期待青年族群成為未來賺錢的「金牛」,當然投資失敗的話也可能成為賠本的「狗」。

以往台灣政府處理青年的經濟議題,通常圍繞在薪資與就業上。在地方產業的議題上,主要也是把青年返鄉投入生產當作績效指標。以投資者的角度來看,政府似乎認為提高青年的薪資與就業率就能獲得國家經濟上的收益。但是,從共治的價值觀來看,我們發現青年族群對於家鄉的發展多有熱情,重視的不只是經濟收入,而是對家鄉歷史文化的認同。他們認為自己身為社會的一份子,只想為社會盡一份心力,這是一種成就感或(共同打怪的)認同感,未必是金錢的問題。

至此,我們討論青年投入地方產業的發展,不以返鄉就業為主題,而是以「青年參與」為核心,觀察青年如何運用共治的價值觀,為地方產業的發展帶來關鍵的微轉變。

全體共治的社群-天母幫Gangs of Tian Mu

各位聽過社區總體營造吧?這是從日本傳過來的技術,經常運用在地方產業或者商圈的議題上。生活在社區的利害關係人共同針對生活議題進行討論,再透過實地模擬技巧提出解決方案,達成共識後開始落實,改善社區生活環境,當然包括生產或商業環境。

但是,你知道社區總體營造的操作手法已經被青年翻轉了嗎?青年世代運用虛擬世界的規則,建立一個解決實體世界問題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拋出議題,相關人等不需要在指定的時間或地點聚集在一起開會,可以透過網路隨時隨地參與討論及整個決策過程。以下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天母幫的案例吧!

2013年4月,臉書上的一個新社團「天母幫Gangs of Tian Mu」成立了,兩年內社團人數已經成長至1.7萬人。這是一個不公開的社團,只有在台北市天母地區生活的住戶、店家或工作者等身份,才能申請加入。社員以優化天母生活圈為交流主題,每個帳號背後都是一個真實的個人,許多人透過這個社團認識附近的鄰居,彷彿都市的高樓叢林已經不再是人跟人之間的隔閡。

天母幫的運作方式非常類似BBS,是個非商業、非宗教及非政治的社團,因此置頂公告(我們稱為幫規)即規範所有發文規則。違反規定者會被刪文,甚至遭到封鎖。管理團隊(我們稱為幫主)主要落實「幫規」,管控有無違規者,並不具任何領導地位。在這裡沒有人是固定的Leader,或者說在不同領域裡,每個人都可以依照自己的專長成為Leader,帶領大家去「打怪」。

社員隨時可以拋出生活議題,開放大家討論,多數是可以透過意見發表獲得解決的,例如:在麥當勞撿到一隻走失的狗該怎麼辦。當然偶爾會有所謂的「廢文」出現,把社團當做雅虎知識家,這一類的文章端看幫主的管理功力,減少這類文章的出現次數。

這個社團最厲害的地方並不是上述那些簡單的生活問題解決功能而已,他們會針對天母區域內各種重大的民生議題進行討論,甚至做成決議,交由主要負責人(通常是自願性質)去推動。

天母商圈也跟天母幫有著緊密合作的關係,天母商圈時常透過天母幫進行公開討論,決定一些有關商圈發展上的公共事務,天母的遊程設計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由天母商圈發展協會主辦的萬聖節活動,每年十月都吸引上千人前來朝聖。但是,商圈面臨一個問題:因為商業機能移轉信義區後,天母商圈的生意一落千丈,必須靠著活動來吸引人潮,可是人潮卻只集中在活動期間,非活動期間仍然無法重現往昔的繁華。於是,天母商圈經過店家共識,想要利用天母的特殊美國氣息,吸引外來遊客進入,特別是平日時段。

2014年,天母商圈委託中衛中心生活產業部以全面地方活化(Total Local Revitalization;TLR)技術進行遊程規劃,建構「吃、買、玩、住、賞」的觀光條件,去年底已透過旅行社成功販售遊程商品。不過,天母商圈並不以此為滿足,希望透過網路的力量,讓全台自由行的旅客,特別是中南部地區,可以自己規劃行程到天母旅遊。

於是,天母商圈接受了中衛的意見,透過天母幫型式以開放參與的方式,讓大家「共同完成」商圈發展規劃的事。天母商圈發展協會在天母幫丟出這些議題,經過一番討論後,天母人認為這件事對在地發展很有意義,而且是長遠的正面影響,他們決定投入協助。首先,社員們組成一個盤點部隊,以中衛所建議的核心區域、次要區域及邊緣區域等三個層面進行資源盤點。他們分街道區塊,由「熱心人士」自願認領,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將天母商圈的業種、業態與旅遊景點盤點完畢。盤點結果也公布在天母幫裡,提供大家修改建議。

接著,天母幫再透過討論,以去年中衛所規劃的遊程作為基礎,不斷推薦並篩選,最後規劃出幾條天母人認為可以深度體驗天母的遊程,並且在網路票選中榮獲第一名!他們非常自豪,這可是一般旅行社所做不到的!

山間的共享經濟-小鎮文創

自從亞當.斯密(Adam Smith)之後的幾個世紀,人類一直致力於追求最大的經濟產量。這種「更多」的概念,驅使人們在市場中追逐規模經濟,產能的擴大創造了空前的繁榮和舒適。

不過,經濟成長到一定程度後,不再讓大多數人更富有,反而產生財富分配M型化,造成不公平與不安全,GDP成了無感的冰冷數字。於是,人們開始思索「更好」的概念,不再無止盡地追求高度經濟成長,轉而尋找能夠創造社會和諧與人民幸福的生產制度。

中衛於2012年提出了「在地幸福經濟」的概念,探討地方產業如何透過地方居民的期待、歷史的認同與文化的傳承,在追求經濟成長的同時,創造出屬於在地的幸福感。我們發現:社會企業的投入是地方產業帶來在地幸福經濟的重要一環。社會企業運用市場機制調動地方資源,透過商業策略改善社會和環境生存條件,創造在地幸福經濟的新模式。南投縣竹山的「小鎮文創」就是一個社會企業的經典案例。

距離台中市區大約一個多小時車程,海拔超過800公尺的南投縣竹山鎮,原本是個沒有觀光人潮的幽靜小鎮。6年級生的何培鈞在某次大學時期的機車之旅,被小鎮裡的三合院古厝群所吸引。望著上百公頃遭到廢棄的古厝群,他心裡感慨這些美麗建築的沒落。這個景色印入他的眼簾,讓他下定決心要為這些美麗的老房子尋找新的生命。

就讀醫療科系的何培鈞,畢業後沒有從事醫療相關的行業,反而投入老宅新生的行列。他修復廢棄、閒置的竹山古厝群,運用文創的概念,經營特色民宿「天空的院子」。過程中所遇到的資金問題、親友反對、孤軍奮戰、捨棄建築師自己動手蓋房子...等困難,成為「天空的院子」最感人的故事。

這個創業的故事經過電視節目及部落客的介紹後,讓「天空的院子」名氣躍升,知名音樂家馬修連恩(Matthew Lien)也在拜訪此地後,被何培鈞的創業故事打動,與唱片公司合作同名專輯《天空的院子》。隨著「天空的院子」名氣竄升,竹山鎮這個隱密又富有文化價值的遼闊空間終於被外界所看見。原本乏人問津、旅客趨近於零的竹山小鎮,現在每年有將近10萬人次的觀光人潮湧入,何培鈞說這是一場「從零到十萬」的改變。

「天空的院子」成功後,何培鈞開始踏入社會企業的思維,思考如何導入「在地製造」的概念,讓房客住宿時吃到、用到的物品,都可以對應到鎮上的產業,消費在地製造的產品,藉此活絡並共享竹山的經濟成果。於是他在2011年創立了「小鎮文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鎮文創),以「天空的院子」作為平台,推動竹山在地製造的產品。過程中,適逢中衛提出「在地幸福經濟」的概念,何培鈞也因此開始與中衛接觸,互相激盪更多社會企業投入地方產業發展的想法。

與其他偏遠鄉鎮一樣,竹山有著高齡化及青年人口外移的危機。要避免地方產業因為人口老化而持續蕭條甚至衰亡,必須設法讓青年自願貢獻創意,參與其中,才能讓產業重新得到活化。於是,文創小鎮開啟了「在地實驗室」的概念。何培鈞透過打工換宿的方式,鼓勵青年人來到竹山貢獻自己的智慧,將自己的創意轉變成一件具體的作品或可操作的服務,在竹山實驗這些創意能夠實踐或商業化的可能性。例如:竹山的竹子編成的QR Code、在地創業的講座課程……等,都是許多換宿的青年靈光乍現或是深入研究後激盪出的想法。

何培鈞認為創業不要光用少數創辦人的腦袋想事情,而是要開放一個系統,讓幾十個、幾百個人幫你想。這是青年族群典型的共治價值觀!「小鎮文創」成了吸納外界青年新點子的實驗室,青年透過這個實驗室發揮共同「打怪」的精神,替竹山小鎮「想辦法」振興經濟,讓竹山能夠共享觀光的經濟成果,也讓出點子的青年得到「自己的想法被採納」的榮耀。
「小鎮文創」的經營模式在群眾募資網站中受到熱烈的討論,激起許多青年的熱情,想要返鄉募資將自己家鄉打造成「小而美」的在地幸福經濟。這種一個社會企業孵育一個小鎮經濟的概念,頗似國外推行的「一個企業認養一個鄉鎮」(One Company One Village;OCOV)運動。這種以共治為基礎的社會企業經營模式,開放式的創意舞台,或許是未來激起青年返鄉貢獻心力關鍵點吧!

青年需要一個舞台

我們一直強調青年「共治」的價值觀。青年世代運用虛擬世界的規則來管理實體世界,翻轉實體世界的透明與公平,共同享受完成任務的快感!這是一個無法逆轉的現在進行式。

青年要的不是市場的對價關係,而是共同「打怪」的認同感。所以我們處理青年的經濟議題,應該著眼於「青年參與」,而不是青年返鄉工作。其實,「打怪」需要的就是一個舞台,只要給青年世代一個舞台,讓他們建構一個共治的空間,就能順利讓青年發揮創意,自願替家鄉(或地方)盡一份心力了。

「共治」的基本精神,在於「傾聽大家的聲音」。傳統的說明會、公聽會或意見調查等方式,傾向於單向的政令宣導,無法有效進行雙向溝通。於是中衛引進審議式公民參與技術,用於地方產業及商圈的輔導操作上。這是一種開放參與的模式,除了吸納青年族群的創意外,更有效傾聽利害關係者的聲音。當出現不同意見時,仍可用理性及尊重的方式進行討論,取得雙方或多方能接收的共識。

由此可知,青年熱心的想要為家鄉盡一份心力,缺少的就是一個舞台,一個能傾聽聲音、吸納創意的舞台。與其花很多資源高談闊論青年就業或薪資的問題,不如給青年一個舞台,讓他們發揮共治的精神,參與地方產業,成為自己內心的「金牛」,從中獲得人生的成就感。

專題篇(二)從環境友善說起

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生活產業部 高柔婷

2013年11月,紀錄片「看見台灣」上映,短短10天成為台灣電影史票房最高的紀錄片,並在隔年12月以「來自天空的邀請」為名,在日本上映,引發一波波對環境保護的省思。導演齊柏林歷時3年,花費台幣9000多萬元,試著藉由畫面喚起台灣人對這片土地的重視,提醒人們所居住的環境不再自然單純。全程用說故事的方式說出了台灣山川的美麗,卻也道盡了這個小小島嶼的傷痕。

在環境保護的議題持續發酵的同時,以美食聞名的台灣,竟搭上了黑心食品熱潮。兩相作用下,越來越多消費者開始注重產品生產過程的把關,具備與環境共榮共存的生產模式,逐漸成為影響消費者購買與否的決定性關鍵。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以「環境友善」為訴求的「綠色微型經濟」,正在台灣地方產業的領域裡持續擴展中。

綠色微型經濟的興起

「環境友善」又稱為環境友好、自然友善或綠色友好,講究的是如何降低生產過程對環境造成的損害,沒有特定領域,可能是商品、服務、建築、法律或是政策。地方產業的業者為了從環境破壞與食安風暴的漩渦中站起來,開始將「環境友善」的概念導入生產過程,於是形成一種新型態的「綠色微型經濟」。

「綠色微型經濟」強調的是安心小農的生產概念,以在地食材供應、不使用化學農藥、生態與農事體驗、有機農業耕種與驗證...等作為環境友善的生產模式,打破以往破壞環境的量產概念,對地方產業的生產鏈產生很大的影響。以下我們舉幾個綠色微型經濟的例子。

在地食材供應

食物從原物料的開採和製造,食品製作、封裝、配送,再到食用、廢棄、回收等階段,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就是「食物哩程」和「碳足跡」。因此,食物由生產點送至消費者手中距離越長,二氧化碳排放量就越高。

在地食材(locavore)指的是由家庭菜園或在地生產單位生產的食材,強調地產地消,降低運輸對石油的消耗與空氣污染(減少碳足跡)。也倡議串連在地的「生產-製造-消費」供應鏈合作,促使消費端及製造端將所投入的每一分錢留在當地,協助生產端改善生產技術、進而提升農產品品質,有利於當地經濟發展。倫敦新經濟基金會研究指出,每消費一元的在地食品,可為當地經濟創造倍數的收入;在地食材的採購,可創造在地就業機會。

在地食材概念提出後在飲食界掀起了一股「產地論」風潮。此一風潮也影響台灣,2012年台鐵率先推廣低碳足跡便當,強調各站便當皆採用在地食材,新鮮直送;符合節令的無菜單料理興起;天下雜誌推出2013年新良食運動等。因此採購在地食物及稻米,選擇當季食材,不僅新鮮、有益健康養生,且冷藏保存成本低,也代表食物哩程數低,還能保護本地農民收入;種種擴大運用在地食材來友善環境的好處,串連起相關綠色微型產業經濟的發展。

稻田裡的餐桌

宜蘭近年來以無菜單料理打響名氣的餐廳多達2、30家,更有五星級餐廳推出這樣的服務,搶食這塊市場大餅;目前無菜單料理的餐廳大多都採預約制,標榜所有的餐點食材來源都是在產地採買當令的農產及漁獲,從前菜、主菜到甜點,讓用餐就像是把剛採收下來的新鮮放進嘴裡的滋味,藉此來捕捉消費者的心。近年來花東更進一步推出「產地餐桌」、「稻田裡的餐桌」體驗活動,將廚房、餐桌設在不知名的田野間、魚塭旁、果樹下、茶園中,讓廚師用當季、當地的新鮮食材創作出餐點,用自然環境來塑造用餐情境,就是一種在地食材運動的展現。

這樣的活動強調不打擾農民的正常作息,並活動收益全數移交給農夫或是社區單位接手,在當地持續的產出與舉辦;活動期間所使用的食材等資源,也皆採公平交易的精神付費於協辦之農夫或社區單位。

與生產者相遇

一波波的食安風暴中,人們覺得自己面對的可能是來路不明的食品,產品的來源及背後的故事突然的被重視,也因為這樣的趨勢,野菜市場及農夫市集等販售模式也就開始有了契機;雖然現在的農夫市集大多規模不大,遍佈各地也不是很廣泛,但這些小農花時間精力跟消費者做朋友,讓他們有得以「自我介紹」的機會;不需裝潢精美的店面陳設,自然也省去了不必要的上架費用,小農們可免去被商人收購剝削,也提供消費者和生產者一個合理的價格。

在地食材最容易被看見的是它的環境意義,重點在於「縮短食物哩程」與「低碳飲食」,野菜走進大眾消費市場,標榜的就是健康、無毒。小農寧願收成減少也不灑農藥、化肥、除草劑等化學藥劑破壞環境,勇於拒絕化學藥劑為的就是讓土地回到「原來的樣子」。農夫市集點亮野菜的經濟價值,小農透過與餐廳契作或在農夫市集直接販售等友善的產銷關係建立,保障其收益。

目前各地可直接與生產者相遇的農夫市集,有台北的248農學市集、花蓮的大王菜鋪子、宜蘭的大宅院或是台中合樸農學市集;以248來說,2008年開始以忠孝東路的248巷為據點,常態性的舉辦農民市集,幾年下來規模逐漸擴張,248也輔導小農成長建立知名度,像是「春一枝」、「在欉紅」等都是從默默無名的小農成為眾所皆知的在地品牌,並藉著成功的經驗,計畫性的每半年協助1到2名農友建立自己品牌的知名度,接下來更預計將市集和門市拓展到50個以上,以達到基本經濟規模幫助更多農友。

友善耕作

電影『看見台灣』裡介紹了一位十年前到宜蘭務農的賴青松,2004年成立「榖東俱樂部」,以「社群支持型農業」的新型態農業產銷模式,消費者以會員方式固定向農夫長期訂購農產品,農夫定期將新鮮的當季產品寄送給消費者;消費者可以到農場進行產地拜訪,認識農夫與農地,甚至一起參與生產工作;消費者享受新鮮安全的農產品,而農夫得到訂戶的穩定支持,就可安心耕種。榖東俱樂部也是這樣用預購的方式找到支持者,從朋友間募集「榖東」,以預約付款方式認購一年田間的收成,負責人擔任管理員的角色,受雇領薪,為榖東們種植安全有機的稻作物,同時公開所有田間資料和種植地點,讓穀東能隨時來訪,一同參與耕作。

現今食物生產與銷售系統,被大量使用化學肥料與農藥、講究效率大型市場機制所主導,像榖東俱樂部這樣小型農場的出現是對現代社會食物生產系統的反省。這些友善耕作的小型農場主打「零食物哩程」,希望在地食材在地銷售,所有的蔬菜瓜果都是隨著季節氣候種植,讓消費者購買到的不僅是食物,也以購買支持循環的土地運用方式,同時創造了生產者與消費者間平等信任的新關係。

苗栗苑裡的「鴨間稻-有機稻場」、竹東軟橋頤和園等,不定期舉辦農業體驗的營隊與活動,體驗有機栽培,更可以重新建立人們正確的飲食觀念。謝謝農場的兩位謝姓女主人,以種植無毒安全蔬菜來表示對這片土地的熱愛,透過農事體驗倡導有機健康生活。花田喜事農場則採「產地直送」,到農夫市集與消費者面對面傳授「新美食主義」所必要有的新鮮、自然、健康與原汁原味要素。阿美族人蘇秀蓮成立的馬太鞍邦查農場也努力開發野菜市場,他們與原住民學院促進會合作推出野菜組合包,附上食譜讓都市消費者了解野菜的食用方法。

友善耕作的小型農場或許不能帶來規模經濟利益,但它的經濟利益體現在弱勢照顧上。有些農場以雇用在地單親、弱勢或失業家庭為經營理念,有些農場則致力於鼓勵青年返鄉提供就業機會,帶動並促進地方發展。人與人的信任勝於昂貴的機構認證,以小型農場取代大型工廠經營,使得農村文化得以延續。並提供當地弱勢族群與年輕人的就業機會、使得原本沒落的鄉村社區重生,投入在地實踐的工作。

「土地共有、利益共享」的烏托邦

在充滿複製的產業行銷手法與銷售系統的今日,被大量使用化學物質的食物、競爭講究效率且容易淘汰的市場機制主導著,快速又充滿不安全感的環境使人們開始感到厭倦且不信任,開始尋求天然、純粹以及獨特性。於是我們回頭尋找傳統文化保留、與自然生態和諧相處、厭棄市場競爭渴望共同分享的生活模式。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的司馬庫斯,似乎正是這樣的一個烏托邦。

司馬庫斯是尖石鄉最為偏遠的泰雅族部落,卻擁有豐沛的自然資源。20餘棵超過千年樹齡的巨木群,生機盎然、雄偉地聳立其中。從部落往巨木群的沿途會經過瀑布以及多處竹林,『竹林對泰雅族很重要,因為它是祖靈的頭髮』部落族人們這麼說。

自然資源的豐沛是司馬庫斯的先天條件優勢。二十多年前,司馬庫斯決定靠自己的力量,發展生態旅遊,召回部落裡的年輕人返鄉,透過巨木的觀光效益,吸引都市人願意克服交通的障礙,放下文明的驕傲和本位主義,臣服於自然,禮敬神木。長期深耕司馬庫斯的環保組織「七星生態保育基金會」,以感人的故事和精緻經營方式打動了美國花旗基金會(Citi Foundation),獲得該基金會的贊助,從2009年開始推動「綠活台灣生態旅遊推廣計劃」;同時結合部落在地青年的力量,培訓在地導覽解說員,一步步強化聯結了深山裡和都市的交集,不但保護了土地,也保護了生態。

部落中充滿無所不在的綠建築,包括共同經營的宿舍、咖啡廳,連孩子們的教室也是。以往孩子上學必須要徒步數小時到對山的新光國小,考量到教育對下一代的影響,部落自己以木質建材蓋了屬於當地特色的國小,部落出資、募集人力,讓政府同意於2004年在部落設立分校。部落的教師除了在正規課程外,更教導孩子認識自己的母語、山林的知識,以及部落的文化和精神。樸實自然的木構建築保留了原始的造型,取自於自然環境的建材都不盡相同,象徵自然界中各擁姿態的生物,因為合作和包容所以和諧共存,時時提醒著尊重及友善環境。

司馬庫斯也在共同經營的餐廳中,運用部落所種植的在地食材,精心研發部落特色餐點,回報遠道而來的客人。使用各種天然食材,創意料理研發野菜結合泰雅族的肉食料理,其中包含將懸鉤子(刺莓果)、刺蔥(食茱萸)、水蜜桃入菜、馬告入菜;部落居民也在共同經營的福利社,販售種植的野菜、蔬果及野生蜂蜜。原住民種野菜強調原生種的「作物種源」、父母傳授技術的「血緣傳承」和生態環境的「在地物質條件」三者之間的連結關係。文化與生態是不可分割的整體;原住民認為野菜作物的推廣不僅有益於生態環境的永續,透過食物也傳承了在地文化與族群認同。

經濟與環境的兩難抉擇

台灣各處也有其他類似的例子,例如:苗栗縣泰安鄉象鼻部落「達拉崗農場」,由20多戶泰雅族原住民所成立的合作農場;南投縣信義鄉明德合作農場,由布農族原住民組成,豐丘部落所產的巨峰葡萄即為其著名的產品之一;花蓮縣瑞穗鄉的迦納納部落、富興生態農場(里拔哈)等,都是以推廣有機農作、生態保育、友善環境為主要目標的部落型態。然而這樣的共同經營模式也會面臨不少困境;受到外部誘惑以私人利益來衡量好處,成員離開組織,或採用非生態農法在土地上種植作物,漸漸放棄起初理想。

1991年巨木群的發現,1995年開通聯外道路,吸引了眾多的遊客上山,部落因此需定期清理垃圾、維護步道的清潔,部落族人們也無法立下管理規則,只能眼睜睜看著遊客憑喜好對待他們的家園。一些遊客也只是到部落走走逛逛,自己帶來食物,甚至攜帶鍋碗瓢盆到此野炊,對部落的收益並無幫助,族人還得整理旅人留下來的垃圾,增加部落負擔。雖然族人自主維護巨木群步道以及周邊設備的清潔,卻仍無法令依據酌收使用者清潔費;每逢10月份的小米豐收季及12月的聖誕節慶,吸引眾多觀光人潮,部落面對的就是更多的兩難。

2012年12月司馬庫斯發生13死的重大交通事故;「很多旅客反應,希望路能拓寬。但是路窄是我們的特色,路如果拓寬了,大馬路,帶來大規模的開發,對部落來說反而是災難。」司馬庫斯部落已逝的精神領袖倚岕蘇隆(Icyeh Sulung)曾以泰雅族語這麼說過。從現況的各種問題來看,遊客是經濟來源,卻也可能是破壞平衡的最大因素,要如何在開放觀光旅遊及維繫生態品質中取捨,部落的族人們也用他們的方式一直努力著。

從都市進入司馬庫斯的路彎彎曲曲的並不好走,考驗人們對於親近世外桃源的決心。一旦進入了這個受到重視且珍愛的原住民部落,更應該放慢腳步,聆聽自然想告訴人們的訊息,學會尊重並了解,世世代代生長在這裡的泰雅族人,守護祖先所賜與土地的決心。

環境友善的省思

2012年12月的交通事故,影響司馬庫斯旅遊產業;為了恢復遊客信心,部落與七星保育基金會、花旗基金會合作推動「部落生態旅遊」,以對環境友善的旅遊行為為號召,鼓勵喜愛並尊重自然生態、部落文化的遊客,共赴司馬庫斯享受自然美景。

然而,為復甦經濟而號召遊客重返山林的同時,這個地方是不是具有足夠的資源來承受更多消耗,甚至應該從經驗及現況中去尋找經濟發展與環境承載的臨界點,以避免在過度消耗的情況下,反而造成這個以天然環境為主要元素的地方加速毁壞。

當我們身處於這遺世獨立的環境之中,欣賞這絕世美景之餘,我們可曾想到,在追求經濟發展的當下,該如何與這千萬年來由大自然所形塑的環境共存,在追求生活品質的同時,該如何善待這個仍需傳給後世子孫的土地。誠然,我們無法放棄現有的一切而停止文明發展的腳步,而只是期望能緩下資源消耗的速度,能讓大地得以喘息,也讓不斷向前衝刺的人們,在眼前快速變動的浮光掠影之中,有一個可以看到自然真誠定格的機會。

但是對於地方產業發展而言,持續環境友善的堅持,是一條漫長而且艱辛的路,因為它無法對於「營利」有任何的保證,甚至要付出相當的代價。由於對於運用環境友善的作法,許多以往慣行的操作方式勢必改變,如此的改變可能需要付出額外的金錢或是時間成本、在產品品質可能更難以管控,所以走在環境友善的道路上,必須要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同時也必須承擔更高的風險。

產業六級化的構想

如果在推動環境友善的同時,能夠再運用其他的工具或途徑,來增加業者的營收,使環境友善與經濟收益得以兼顧,將可以大大提高業者參與的意願。

如同前述的例子,在地生產的農產品(一級產業)除了作為商品直接販售之外,可以作為原料加以加工,做成食品或相相關衍生商品(二級產業),擴大了原有一級農產品的產品線,也擴大了原有的消費市場,為原有一級農業增加了不同的發展方向。

以同樣衍生運用的概念再作延伸,以原有農產品作為元素,可加以設計發展為體驗、餐飲、住宿…等服務商品(三級產業),將原來實體的產品,擴充成為以流程性質的服務產品。如此一來,可以將單一元素以多元運用(一、二、三級產業)的方式,而且將其加以整合,即成為現今蔚為風潮的六級產業,不但可擴大了產品及市場,也提供了環境友善業者一個更為堅固的經濟基礎,增加了業者經濟收益的可能性。如果再輔以設計的導入運用、經營及行銷的能量再強化,對於上上述一、二、三級產品品質,以及企業的營運績效,將有更為良性的轉化與循環。

2015年世博主題透過利用科技,解決食品安全、糧食供給、永續農業等問題。但是科技的運用卻沒有親自走一遭所體驗及感受到的感動來的深刻。對土地充滿情感,才有對環境友善的參與及使命感。不論是使用在地食材、環保餐具,透過體驗與小農接觸、參與契作,了解、在乎當地文化,懂得尊重與分享,這些都是友善在地環境的新興旅遊模式。

目前許多山區部落,如:三地門鄉達來部落、屏東霧台阿禮部落、德文部落、墾丁社頂部落等也努力效法司馬庫斯,希望藉由這種類似的旅遊型態,尋求既能保育環境又永續經營的機會。雖然各處所面臨的難題不盡相同,但都致力於控管遊客承載量與旅遊品質,並且適地適性的發展,在經濟與生態間取得平衡,讓各處擁有屬於自己的生態獨特性,對這塊土地更具有意義。

專題篇(三)從二代傳承說起

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生活產業部 林孟麗、陳祖裕、邱素珍、陳穎

2012年因應提升就業政策,經濟部與青輔會合作推動「青年返鄉創業計畫」,鼓勵青年返鄉築夢創業,並提出「青年築夢創業貸款」等利多協助新創中小企業發展,然而從創業的角度反思,臺灣許多深具特色的傳統產業,在1960年代全球產業專業分工的體系下,從加工代工出發並創立自身事業,第一代的努力耕耘與勇於冒險奠定穩固基礎,紮實的走過數十個年頭,這些穩健成長的中小企業如今成為臺灣地方產業的根基。

然而隨著上一代年齡漸長,中小企業面臨接班的挑戰,二代傳承成為臺灣目前產業鏈最重要的節點。隨著社會觀念或個人價值觀的轉變,許多面臨抉擇的二代擔心被貼上接班的負面標籤,他們不想被世俗眼光評價為含著金湯匙的富二代,或是走投無路才被迫接班,因此寧可放棄傳承父執長輩辛苦所建立的產業,而選擇自身憧憬且熱愛的工作,甚至於不顧一切的投入創業夢想。

這樣的趨勢將會造成臺灣產業供應鏈或價值鏈的斷層與缺口,讓許多產業因為乏人接班而走入歷史,對臺灣經濟與產業發展帶來巨大的負影響;所幸在臺灣的各個角落,仍有一群堅持維護傳統的年輕世代,願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守護上一代胼手胝足打拼的產業江山,並且注入創新思維接受趨勢挑戰,迎擊時代洪流的撞擊與衝突!以下就來分享幾個臺灣地方產業二代傳承的成功案例。

新旺集瓷-阿公的陶瓷也可以很文創!

1960年代是臺灣陶瓷產業代工的全盛開端,直到1990年代以前陶瓷產業依然以代工外銷導向為主,但此時已出現了「現代陶藝創作」,陶瓷被使用做為藝術表現的媒材,陶瓷作品具有美學意義和創作思想,使臺灣的陶瓷走向藝術化的陶藝時代;當時臺灣陶瓷業者的主要經營重心在於生產,銷售則另由貿易商或國內盤商負責,成為產銷分工的型態,近年來因工資高漲、勞工缺乏和成本提高,生產已無法成為產業獲利生存要件,因此過去享譽國際的臺灣陶瓷產業逐漸凋零,亦影響了二代傳承的意願;但在這樣的潮流中,鶯歌「新旺集瓷」第四代接班人許世鋼挺身而出,接下了長輩辛苦創立的新旺陶藝門市,並將其改造成臺灣陶瓷產業第一家觀光工廠。

從第一代生產瓦片起家,歷經丹青碗及瓷磚製作的產業轉型,許世鋼秉持對陶瓷產業的情感與熱愛,堅持保留阿公為陶瓷產業辛勞付出的痕跡,透過政府與中衛中心的輔導協助,將產業結構從單純「產品銷售」轉型為與並行「觀光體驗」,創立臺灣陶瓷產業第一家觀光工廠─許新旺陶瓷記念博物館,不但忠實呈現臺灣陶瓷產業的歷史演變,更透過老工具及製陶器具讓遊客親身體驗過往產銷模式,搭配導覽、拉坯捏陶、彩繪DIY等活動,成功將老店轉型為傳遞知識、提供深度體驗的知名店家,今年度新建置創意咖啡吧與親子休憩區,從產業體驗到休憩服務一體成形,除成為國旅市場必遊景點外,更是國際旅客來臺體驗陶瓷產業首選,將「陶產業文化」轉化為更加親民的「陶文化產業」,分享給所有人。

另一個在許世鋼接班後最大的創新,就是將產業行銷模式從「產品行銷」,加入文創因子演進為「品牌行銷」。臺灣陶瓷產業在質和量雖然皆已有了相當的發展,但在產品應用、品牌影響力、行銷宣傳與推廣等與世界陶瓷先進相比仍有些許落差。我國陶瓷產業的挑戰,不僅面臨國內同業的相互競爭,更面臨著以領先的知識產權、行銷理念,以及強勢品牌為優勢的跨國企業瓜分陶瓷市場。有鑑於此,許世鋼打破傳統以個別產品做為行銷主體,整併代表創新的自創品牌「集瓷」,改採取策略合作方式,以文化、美學、創新為概念主軸,積極創新並挑戰陶瓷的無限可能,要讓這個阿公打拼的舊工廠,成為匯集臺灣各地陶瓷設計、發揚新陶瓷工藝生命的據點;目前除了不定期舉辦陶瓷設計及文創展售外,其所開發的變色杯,不僅造型獨特吸睛,更結合臺灣各地特色物產與節慶,做為變色圖樣素材,成為最具在地特色的創意伴手禮。

「新旺」意味著許世鋼傳承新旺阿公的製陶精神,「集瓷」品牌代表著新世代的創意。新旺阿公的精神隨著時代的演進與變遷,透過轉型觀光工廠,將故事說給所有人聽,親切的帶著大家一同體驗陶瓷;集瓷匯集了次世代對於陶瓷產業的新意,著重文化、創意、設計、美感與精緻,經由手感細膩的陶瓷作品傳遞產業蘊含價值。堅持Made in Yingge & Made in Taiwan,許世鋼所打造的新旺集瓷,就是二代傳承嶄新典範的節點,一個尊重傳統技法始源,融入新時代創新概念的節點;從在地文化的傳承,開啟陶瓷產業國際化的觀點視野!

林三益-百年老店化身為時尚新秀

林三益,一個製造毛筆的指標品牌,清末民初於福州創立至今,歷史已逾百年,會寫毛筆字的臺灣人,對這個名字再熟悉不過;LSY,一個化妝用品界初嶄露頭角,卻一鳴驚人的彩妝刷具品牌,年紀很輕,做工很精,很快在彩妝刷具世界中取得一席之地!也許很難相信,亮眼時尚的LSY居然是由古意盎然的林三益脫胎換骨而來。林三益從「製筆專家」轉型至「國際彩妝刷具」,經營兩個風格與商品調性迥異的品牌,一路過程有許多的甘苦酸甜。

民國三十八年,林三益隨著國民政府飄洋過海,落腳大稻埕,從此「林三益」成為臺灣製筆產業的龍頭,也是精緻文房四寶的代名詞。然而時光荏苒,經過代代相傳的百年老店,受到外在環境所趨,已經無法再依靠單一專業和單打獨鬥的招式闖天下,而這樣的情況就在一個炎炎夏日午後,因為林昌隆的靈機一動而改變了。

這天,從基層做起的林昌隆頂著豔陽,汗流浹背地拜訪書店通路。偶然間,他看見一間指甲彩繪專門店,細細的彩繪筆刷沾了彩繪專用指甲油,油彩在指尖幻化成翻飛的蝶,林昌隆訝異於以指尖的毫毛藝術,更注意到彩繪的重要工具—彩繪筆刷。指甲彩繪專用刷是一種細緻的工具,筆尖細小,才能應付精緻的彩繪作業。「以我們家的製筆技術,應該可以做出這樣的彩繪筆刷吧?」林昌隆靈光一閃,腦中忽然冒出這樣的念頭。這個念頭,就是成就LSY的契機。跳脫傳統製筆產業的框限束縛,LSY這個時尚的年輕新品牌,為百年工藝拓展多元事業觸角。

百年老店林三益品質無庸置疑,但如今毛筆使用頻率遠不及以往,因此製筆產業雖不至於消失,但亦已逐漸沒落,特別是由製筆技術延伸的毛筆、書法、國畫等中國傳統藝術,更是時下年輕世代忽視的文化內涵,因此林昌隆開始就既有的產品注入嶄新並富有意涵的包裝設計元素,以更輕便、環保的紙材取代以往木製為主的毛筆禮品包裝,打造出「藏 禮盒」,並一舉拿下臺灣OTOP產品設計獎,如此具設計感的地方特色產品一上市即獲得消費者的熱烈好評,特色的塑造與創意概念讓消費大眾重新認識了林三益。成功營造百年品牌新意象後,2011年林昌隆決定用林三益公司旗下的彩妝品牌LSY再度出擊,推出【美人妝】隨身彩妝包,將百年精緻製筆技術完整轉移至彩妝筆上,如此令人驚嘆的跨業產出,就是年輕接班的林昌隆的創意奇想,也讓林三益獲得更多國內外通路拓展商機,並得以鎖定國際消費客群LSY的掌舵者,亦是林三益的接班人-林昌隆,從小和毛筆一起長大,對他而言,美,不僅僅是表面,而是需要經過淬煉與沉澱;林三益的製筆經驗讓他專注於微小的事物,LSY這個年輕的化妝品刷具品牌也因著對完美的專注追求而迅速竄起。百年老店經由年輕世代的傳承,呈現了不同以往的新風貌;百年的文化換上了新時代的包裝,時尚的產業有著百年傳統技術的支持,誰說百年老店不能化身為時尚新秀?持續發想更具地方產業特色及品牌文化精神的設計創意,就是林三益這百年老店將麗久不衰的長遠目標!

大呷麵本家-在平常的一把麵中看見不平凡

「愈是簡單的東西愈是不簡單!」第一代劉聰明先生,在臺中大甲製麵至今超過一甲子;從小,第二代的劉世欣就到麵廠打工,一開始都是先做些簡單的工作,例如秤麵、裝袋等等的雜工,慢慢也學習紙捲麵條,對劉世欣而言,最難熬的除了整天必須做同樣的動作外,由製麵機裁切下來的麵掛上竹竿後,必須整排帶到戶外的麵埕曝曬,對一個小孩真是相當地折磨又吃力;因此從小立志希望可以遠離麵廠,但卻壓根沒想到有一天,會從吃麵再變成賣麵的。

劉世欣在接班前,曾在臺北袖珍博物館服務,當時他看見了文化人的堅持,並深深體會文化產業經營的艱辛,但也就在這時候他了解到,文化是臺灣地方產業的根,沒有任何其他事物可以取代,在地品牌是唯一發展的路。於是在2006年他毅然決然的轉而創立「大呷麵本家」,正式接下父親的事業,劉世欣很清楚想為品牌加分,唯有轉型成產業與文化結合、發揮創意,才能提升產業價值、代代傳承。這些年來大呷麵本家不斷搜尋在地化的原料以增加產品的多樣性,並且每年嚴格送檢SGS把關商品的安全性,希望藉由品牌及品質的強化讓臺灣的麵未來也能有國際發聲的空間。

以樹立臺中大甲地方文化特產為目標的大呷麵本家,注重的不只是麵條的內在,更在包裝上加入許多巧思。傳統的手工紙捲為麵條穿上了文化,並加上如藺草編織等大甲當地特色的圖樣與色彩;而2014年參與臺灣OTOP產品設計獎的得獎作品-本家手作食感禮盒,透過單包裝拼圖概念,讓產品包裝拼整後成為一幅師傅用心製麵的圖像;運用插畫風格,呈現臺灣麵食文化的美好,讓煮麵、食麵的人感受到製麵的用心與堅持;用一本書的概念,包含三束臺灣在地的特色麵條,搭配四張多國語言的明信片設計,以及適合攜帶的臺灣竹製環保筷,協調出一份具有深厚文化底蘊的好禮,為臺灣的觀光實力發聲。

即使只是吃麵買麵,也可提升人們的生活美學;大呷麵本家二代劉世欣,除了要讓消費者吃的安心,更要讓他的用心,從平常的一把麵中發現它的不平凡。

用「新」詮釋,創「心」價值

隨著上一代年齡漸長,其辛苦建立的中小企業面臨接班的挑戰,年輕一輩缺乏意願的困境,亦使「二代傳承」成為臺灣目前產業鏈最重要的議題;如果這些中小企業因此導致結束經營,則臺灣目前所建立的產業供應鏈或價值鏈將成為缺口,而對產業面甚或是經濟面,更會造成重大影響。因此,如何從這兩個層面協助上一代創業者所建立的中小企業持續運作發展,甚至從「傳統產業」,「品牌建立」,並導入美學設計達到「產品創新」,進而藉由企業多角化經營,轉型打造「服務價值」,才能使這些中小企業持續發光發熱,將是政府與中衛中心責無旁貸的責任。

如前揭說明的案例-新旺集瓷,在今日成功情景前,也經歷不少困境。承接家族企業碰到最困難的問題就是「溝通」,做事方法與觀念的不同,上一代總是擔心下一代經驗不足,許世鋼透過多次耐心的溝通,說明對於自己及家族事業的願景與夢想,終於跟長輩達成共識;除了逐步規劃店面的重整、教學環境改善,以及博物館/觀光工廠的整修,提升前店後廠動線及環境品質;另透過政府計畫資源投入與中衛中心提供顧問輔導建議,將企業經營導向年輕化、科技化、文創化、品牌化,除了系統性管理外,也強調服務品質與員工精進,定期辦理員工訓練,邀請專家分享從服務禮儀、口語溝通、故事化能力到產品包裝等課程,更藉由與鄰近大專院校產學實習,亦與國內外陶瓷產業相互觀摩交流,創造就業與合作機會,進而培育吸引專業人才,提升三鶯地區年輕人在本地發展貢獻的意願,也持續推動發揚臺灣及鶯歌陶瓷產業,不僅以產業與企業精神榮獲臺灣OTOP優質企業獎肯定,更以設計新穎的陶瓷作品榮獲臺灣OTOP產品設計獎、德國iF設計獎等多項國內外大獎肯定。不只新旺集瓷,林三益、大呷麵本家等等的在地優質廠商,都持續用「新」詮釋,創「心」價值,這正是臺灣最重要的力量所在!

臺灣中小企業,其向來憑藉著堅持的精神和傳承的意念,日積月累的深耕並茁壯成長。二代傳承的地方特色產業發展,面臨的是堅持傳統與創新思維的磨合、品牌與服務的轉型、創意美學與行銷衝擊,如何將傳統技法融合新世代創意,以創意打造價值,由價值傳遞文化精神,透過前述案例分享可以發現,這不僅是一種行為表現,更是一個模組化的趨勢!中衛中心洞悉二代接班的趨勢與浪潮,搶得先機協助業者站在最大的浪頭上,運用中衛中心「全面地方活化(Total Local Revitalization;TLR)」輔導技術模組,提供業者轉型的專業建議,使企業更加年輕化、文創化、品牌化。

導入設計美學,重新定義既有品牌文化與產品

在臺灣地方產業中,許多二代接班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傳統觀念技法對上文創設計美學的衝突,前言提及1960年代臺灣加工代工興盛造就創業潮,第一代奠基於優良技術與耕耘打拼,品牌文化與行銷手法皆以產品導向為主,亦即產品做的好自然有人買,於是當進入到如今價值導向的競爭年代,上一代大多依然固守傳統,導致二代接班須在傳統與創新中不斷嘗試尋找平衡點;反之對於二代而言,因為過去經歷了大量化生產與機械化流程,許多二代未能完整傳承產業知識與技術,甚至部分二代對於傳承的產業是一無所知的,因此讓上一代更加擔憂而無法放手,遑論加入任何創新思維了。

然而前述成功案例闡明了一個清楚的模式,也就是二代接班並非如同創業般作為一個新的起點,而是成為傳承傳統產業文化與技術的節點,並且因應時代潮流導入設計美學及創新概念,繼續向前邁進,這也正是TLR技術中的設計輔導手法所著重的面向。而近來食安問題就是最好的實證,堅持純正原料及安全製成的傳統技術觀念讓消費者更安心,而從產品、包裝注入新世代設計美學,刺激並提升了產業消費,同時也藉由新產品與包裝重新定義品牌文化,透過行銷手法與消費者做最直接且雙向的溝通。

企業經營多角化,轉型打造服務價值

創新的含意除了創造或發現新的思維及行為模式,亦包含了積極意義的變革,也就是採用橫向思維以全新的方式應用於原有的事物,這樣的創新可以指思想,事物,過程或服務中的質變和量變,而且必須帶來價值上的增長,前述創新的論點完美的體現於二代傳承的經營模式中。

中衛中心所應用的TLR技術中經營輔導手法主要係透過在地特色元素的發掘,來規劃地方發展策略,藉此協助產業或商圈調整經營方針或重組商業組合,促使地方產業合作發揮體系綜效,促進公私部門投資,帶動區域整體就業機會與產值的提升。

運用此技術,二代傳承的雖然是上一代的事業,但是由既有產業中仍然可以展現多角化的經營,例如林園食品從生產五穀粉、擂茶粉代工起家,2000年成為國內第一家擂茶工廠,更於2011年創立自有品牌「吾穀茶糧SIID CHA」,爾後跨足服務業於九份成立複合式輕食館【五穀食茶館】;郭元益除了喜餅、伴手禮、烘焙、婚紗產業外,如今第五代接班也轉型設立郭元益綠標生活館,以及餅食概念店HOK( House of Kuo)等,透過多角化經營與創新甜點,提供與消費者接觸更頻繁的管道,打造嶄新的郭元益品牌。

另一種二代接班後的品牌創新,來自於尊重並發揚傳統技術的新創理念,例如前述新旺集瓷創立集瓷品牌,就是將既有陶瓷技術結合新穎設計,打造更精緻與客製化的作品;又如同林三益的接班人創立了年輕的時尚彩妝品牌LSY,不也是將傳統製筆技術延伸至新興產業的最好典範嗎?就是因為這些二代的無畏創新,才能讓老店及老技術風華再現,也成就了新世代的二代傳承模式!

淬鍊、傳承,永不停歇

原真臺灣的獨特魅力,如同我們的鄉鎮在地文化及歷史產業之美,持續在荏苒的時光中默默閃耀。臺灣在地特色將是產業加值的極大助力,中小企業亦將為推動國家經濟成長的主要推力,持續淬煉道地的臺灣味,更是整體產業永不停歇的目標!當所有市場向外尋求國際化的同時,我們更該向內心探尋最原真、最在地的特色之美。中衛中心期望將各地的特色產品及地方歷史轉化為每一分每一秒的感動,藉由每一雙手、每一個笑容、每一個故事,轉化成臺灣最重要的資產;第一代的辛勞成為臺灣地方特色產業最雄厚的基底,第二代的創意轉型成就臺灣經濟最重要的傳承與後盾,中小企業始終肩負這樣的責任與榮耀,與臺灣人民比肩同行。這將是屬於臺灣土地的美好,也是中小企業最真實的生活。

專題篇(四)從科技運用說起

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生活產業部 朱家慶、蘇志偉、葉協和

商圈走向智慧化

商圈是一個城市商業表現最繁榮和最具代表性的區域,圍繞著車站、廟口、學校、地方特色景點周圍結合飲食、服飾、生活休閒等發展起來,由商店、商場、商店街等有機體組合而成,提供普羅大眾消費、娛樂等功能。其發展水準直接反映一座城市商業發展的高度和成熟度,也促進著城市經濟、流行、文化創意與城市活動發展。近年來,由於4G無線寬頻及物聯網技術不斷的成熟,再加上民眾持有智慧手機的普及(根據資策會FIND結合Mobile First最新調查數據發現,臺灣12歲(含)以上民眾,已有1,432萬人持有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在過去半年內,整體成長了101萬人使用者。)消費者行動思維時代已來臨,推行著智慧城市、智慧商圈建設進程,對傳統商圈和實體商業營運模式帶來新挑戰與契機。

透過商圈推動智慧城市佈建

智慧商圈建設是政府發展智慧城市最核心、最具示範性、最讓人民有感的推動方向。未來消費者在步行於商圈街道時,可在各個顯眼的角落使用數位電子看板,通過互動式查詢消費者不僅可以清楚瞭解到附近的洗手間、ATM提款機、停車位、商圈店家等資訊,還能知道特色商家的商品,透過電子優惠券的促銷推播引導消費者購買商品。未來可見到消費者在進入商圈時習慣性地先滑一下自己的手機接收到的推播訊息,看看商家最新的優惠折扣資訊和特色菜單。數位電子看板的建置僅僅是智慧商圈的一個部分,智慧商圈將集合消費者行動終端APP、商圈網站、數位電子看板、多元行動支付(MPOS、電子零錢包、第三方支付等)為一體,這其中包含有商圈免費Wi-Fi覆蓋、物聯網(M2M)佈建、商圈O2O電子商務平台、商圈社群網絡、商家服務中心、二維條碼應用、停車智慧引導等,最後再將消費者資訊進行大數據分析提供店家BI商業營運智慧分析等功能。

行動思維時代導向的智慧商圈-以逢甲智慧商圈為例

號稱全國最大夜市的逢甲商圈在去年創造109億元商機,根據逢甲大學統計行銷研究小組進行逢甲商圈人潮流量的調查估計,2014年逢甲商圈人潮超過1,220萬人次,平均每人於商圈逛街的時間為1~2小時。逢甲商圈人潮在周一至周四晚間,平均約有2萬1千多人左右,在週六約有6萬7千多人,週日則有5萬2千人。該研究小組也發現逢甲商圈使用智慧型手機的比例高達90%以上。隨著4G無線寬頻時代來臨,消費者依賴使用行動載具進行生活周遭大小事的行動應用服務,消費者掌控著隨時隨地想要關切的事物。

逢甲大學、逢甲商圈、磐儀科技、悠遊卡公司及兆豐金控在去年7月簽定合作意願書,跨領域整合相關資源將智慧聯網技術應用在逢甲商圈,期以建立全方位資源整合,推動智慧友善商圈。計畫的推動主要是由磐儀科技結合威剛科技、聯發科技共同成立的磐雲智能,其定位為智慧聯網解決方案的資訊服務業者,規劃推動軟硬體的物聯網佈建,並結合多家內容與服務提供廠商進行智慧商圈的建置與全球推廣。磐雲科技的副總張君龍表示,會選上逢甲主要是因為逢甲商圈的人流、營業額及國外遊客,計畫推動主要考量如何提升商家營收及創造消費者美好智慧消費體驗為雙重目標,今年將推行三百家商家上雲端、百家商家使用MPOS及導入數位看板於商圈各個角落,主要推行O2O、智慧商圈APP、店家MPOS系統及設備、並建置數位看板進行導流、導購及分眾行銷推播。

在規劃逢甲智慧商圈建置時,逢甲智慧商圈推動小組思考著如何解決商圈店家所面臨到租金越來越高的問題。不僅是新進店家營收利潤被租金成本侵蝕,熱門美食的排隊商家也遇到大量消費者在用餐時段排隊久候,而在離峰時段人潮少時需等候消費者上門所產生的閒置時間,無法達到產能最大化來增加營收。逢甲智慧商圈推動小組計畫導入推動實體商店結合虛擬通路進行O2O的營運模式,在店家端導入MPOS及數位看板結合物聯網技術進行相關智慧聯網的應用,並與電信運營商合作建置商圈Wi-Fi分享提供消費者無線連網,利用數位看板進行智慧點餐並導入互動遊戲提供消費者一對多下載使用獲取即時優惠券,未來更規劃串流外圍學校、商辦等進行外送服務,將有效的利用店家閒置的時間生產自家美食擴展營收。另一方面所思考的是消費者在逛完商圈進行實體店家消費體驗後還能留下些甚麼?從這個思考點出發下,逢甲智慧商圈推動小組將利用物聯網推動智慧商圈結合虛擬與實體之間的O2O平台服務,提升商圈產值及利用智慧科技服務提升消費者商圈購物的體驗,創造消費者滿意度的微笑曲線。

由此可看出智慧商圈不僅方便了消費者購物,也為商家提供了全新的營銷管道。據瞭解,逢甲智慧商圈所推行的數位看板互動服務是透過雲端技術結合物聯網概念,運用QR Code/NFC近場感應等技術,讓消費者可與數位看板進行多螢幕互動,從現實世界直接連結到店家專屬的互動服務與電子商務平台,幫助商家進行線上線下推廣營銷,消費者透過互動遊戲中獲取優惠券或是以積點的方式累積點數就可到實體店進行消費體驗,將帶動商家的客流量提升營業額。再結合人臉辨識功能,可分析觀看廣告與操作數位看板消費者的性別、年齡、觀看秒數,即時更換廣告,針對目標對象進行分眾行銷,產生最大的廣告效益。

在所有與智慧商圈攸關的資訊技術應用中以行動支付最為重要,在推行商圈店家接受使用時,逢甲智慧商圈推動小組發現店家也意識到傳統收現金的消費方式正在改變,漸漸地消費者習慣以電子錢包等進行小額付款或是直接以手機進行行動支付,再加上今年通過第三方支付法有助於業者發展行動支付解決方案,並推行第三方支付業務。未來在逢甲智慧商圈透過店家端的MPOS機,消費者可以手機透過NFC近場感應的方式直接進行行動支付,或是透過實體刷卡作業在店家端MPOS機上付費,也可以透過悠遊卡進行電子錢包扣款作業,減少店家找零的困擾與消費者攜帶零錢的不便。

在研究逢甲智慧商圈所進行的智慧聯網佈建與導入資通訊科技應用解決方案過程中,可以看出逢甲智慧商圈的生態圈是以資訊服務廠商扮演SI的角色,整合軟硬體服務建置了智慧商圈營運平台串聯在地商家、消費者,並透過成立智慧商圈聯盟的方式結盟在地商圈業者、資訊業者、政府單位,以虛擬結合實體的O2O營運模式帶動商圈營收產值。並利用物聯網相關技術結合NFC、QR Code、人臉辨識技術等推動智慧服務。根據逢甲統計行銷研究小組針對逢甲商圈所做的研究,根據調查結果,若設置「逢甲智慧商圈智慧平台」提供逢甲商圈相關資訊內容中,以「廁所資訊」、「垃圾桶位置」、「最佳購物路徑(智慧逛街)」為最高,其次如「i-Bike位置」、「電子票證儲值位置」、「氣象資訊」。中衛將從消費者角度出發來看未來逢甲智慧商圈可利用科技加值提供更智慧便利的服務。

智慧聯網基礎設施

商圈佈建iBeacen設施透過低功耗藍芽的方式向網絡周圍的行動設備發送訊息,建置商圈微型訊息基站,透過微物聯網的運用進行商圈地圖導航,以更精準的定位提供消費者確切的資訊,包含廁所位置、垃圾桶位置、商家位置、i-Bike位置、電子票證儲值位置,未來更可擴充應用成為室內定位導航、行動導覽、行動支付核銷、商品導購及人流量分析等。

行動加值創新應用

透過行動應用APP開發,設置商圈「智慧逛街」功能,將商圈店家特色美食、服飾美妝、休閒娛樂、特色景點結合氣象資訊,並提供消費者逛街的心情樣態設置即時遊程,例如適合熱戀中情侶到訪的特色店家與景點,其他可繼續深化的行動應用包含結合商家MPOS系統提供消費者「即時訂位」、「查詢空位」等功能,或是結合商家叫號系統預估等候時間於號碼快到時,系統主動推播發送訊息至消費者手機端,減少大排長龍等候的時間,並可帶動消費者至周邊其他商家消費擴大整體商圈產值。

整合行銷科技方案

參考近期韓國Emart超商設置了WiFi熱汽球「飛店」,規劃打造「移動的逢甲智慧商圈」,所謂飛店就是一個巨大的配備了無線路由器的遙控氣球,漂浮在人潮聚集的地方上空,路過的人看到汽球好奇心被激發,就會用智慧手機去連接氣球上標示的免費Wi-Fi。免費Wi-Fi會將用戶直接導向商圈APP,通過該APP用戶不僅可以下載即時優惠券,還可以瀏覽其商圈電商平台上特色店家,進行即時的購物,並創造智慧商圈議題熱度。

推動ICT技術運用

中衛在商圈推動上一直扮演著關鍵角色,在執行商圈計畫時也運用了ICT相關技術,近期在深坑商圈推動消費者可使用QR Code連結至雲端影音平台,享受高質影音深坑遊程介紹,提供消費者更深度的旅遊資訊。另外也有業者如燿麒科技與台北市合作在大稻埕、後火車站、城內及西門町深具歷史文化色彩的四大商圈推出商圈行動商務應運的APP— 「Walk in Taipei」,運用GIS技術推出適地性服務LBS,並透過APP推播店家優惠訊息,提供消費者即時的優惠並替店家進行廣告行銷。

中衛未來扮演角色與合作契機

磐雲智能作為智慧商圈推動資訊軟硬體整合服務的廠商,後續如何利用成功模式複製、快速推行完整智慧商圈解決方案到台灣、兩岸及全球商圈,是其未來公司發展的策略主軸,但在持續深化與推動智慧商圈全球在地化服務上似乎少了一塊拼圖。

中衛過去以「全面地方活化手法」 (Total Local Revitalization ; TLR),協助全台101個商圈,結合地方特色產品、深度文化體驗、特色行銷活動及場域動線的設計,提升了在地經濟活力與創造就業機會。在投入商圈改善、輔導地方產業深化及參與文化創新上,以「組織、設計、行銷、經營」等地方經營四大手法進行深耕加值,帶動商圈發展,提升地方經營能力。在商圈服務的經驗與推行作法脈絡中如何結合智慧化科技應用,將逢甲智慧商圈推動小組在逢甲智慧商圈建置的成功經驗模式,複製推行至其他商圈場域並透過專業顧問團隊進行培訓在地相關人才、發展創新產業、輔導在地商圈組織進行營運管理,將是未來雙方合作的契機,以智慧生活、科技加值、合作經營、在地深化等方式推行複製營運模式進行商轉與輔導推動,共同打造消費者與商家雙贏的幸福智慧商圈。

專題篇(六)從國外經驗說起

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生活產業部 葉高廷

經濟發達了,收入增加了,但人們更幸福了嗎?自從1972年不丹國王提出「國民幸福指數」(Gross National Happiness,GNH)的概念後,經濟發展是否帶來幸福的附加價值,一直是各國討論的議題。突然間,幸福經濟成了一門顯學。

1974年美國南加洲大學經濟學教授理查德.伊斯特林,在《經濟增長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提高人們的幸福》著作中提出了所謂的伊斯特林悖論(Easterlin Paradox):收入增加不一定導致幸福增加。

地方產業依附當地的人文條件或自然資源而群聚在一起,涉及層面廣泛,與人民的生活息息相關,是生活、記憶的一部分。我們關心的是:除了經濟產值之外,家鄉資源被消耗的同時,地方產業是否為我們帶來了錢以外的其他好處?(或者說帶來了什麼樣的幸福?)

地方產業的起源

在全球化潮流下,隨著經濟自由貿易的發展,世界經濟起了很大的變化。全球化逐步整合了世界的經濟版圖,造成了資金、資訊、產業、人才的快速流動,迫使各國迎接更寬廣的國際競爭。

面對全球競爭,我們一方面採取「全球化」策略,協助相對較具規模的中小企業,整合更大的資源,與全球化下的世界競爭;另一方面亦採取「在地化」策略,協助條件相對受限的中小企業甚至是微型企業,以在地智慧、知識與文化為基礎,強調在地優勢的內化,來因應全球化的衝擊,我們稱為「地方產業」。

地方產業的形成,主要源於當地特有的人文條件或自然資源,吸引產業群聚。由於具備濃厚的人文歷史、特有的傳統民俗(如:三義木雕、美濃紙傘),或豐富的自然資源(如:鶯歌陶瓷、新竹玻璃),或商業交易活動群聚發展(如:田尾花卉商圈、大溪老街商圈)等各項因素,逐漸發展出地方獨有的文化特質。

這些產業以就地取材的高度便利性,滿足了地方原物料及生產之間快速供需的關係,活絡了地方財源,並提供當地居民就業機會,形成居民與企業共生的生活條件,不但成為安定地區經濟發展的力量,亦塑造出各地特殊的地方產業型態與特色技藝風貌。

日本開啟了OVOP運動

面對全球化的衝擊,日本開啟了一系列的地方經濟振興政策。其中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大分縣前任知事(相當於台灣的縣長)平松守彥自1979年開始推動的一村一品運動(One Village One Product;OVOP)。這個政策最基本的精神,就是以村町為單位(相當於台灣的鄉鎮),讓每個村町專注於耕作一樣農產品,並且做到最好。

自1980年代開始,平松守彥結合國內教育單位,透過國際交流方式,將OVOP概念推廣到其他國家。參與者包括:臺灣、韓國、蒙古、中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泰國、寮國、柬埔寨及美國等。

絕大多數國家跟隨日本的腳步,鎖定半二次產業(Semi-Second Industry,或稱1.5級產業),以農、林、牧、漁等一級產業的產品加工為推動主軸。少數國家則因地制宜,制定適合自己國家風格的產業策略。例如:美國以節慶為主軸;泰國以工藝設計為主軸;臺灣則以跨疆界的六級產業為主軸,涵括農產加工品、工藝品、休閒服務及節慶等綜合領域。

泰國走向設計之路

亞洲鄰近國家推動地方產業發展政策,主要受日本的影響。其中,接受日本技術支援,推動最成熟的國家,當屬泰國。
泰國自2001年起參考日本推動OVOP之經驗,衍生出OTOP(One Tambon One Product)的構想。泰國政府鎖定產品設計,鼓勵社區村民善用他們本地資源、智慧以及傳承世代的手工技術來製造、發展當地特有商品,包括:傳統服飾、糧食、草藥配製飲品、紀念品以及裝飾品等。

各地設計出來的產品會經過政府遴選,作業流程皆透過國立OTOP協會管理,並由各府(府為泰國一級行政區,相當於臺灣的縣)委員會協助判斷、發展以及進行產品分類。遴選出來的優質產品會被國家正式註冊為「OTOP產品」,可以享受政府在商業諮詢、包裝設計、市場通路、技術服務等方面的全面支持。

「OTOP產品」代表泰國政府的認證,皆屬運用泰國當地特有材料,且融合泰國傳統手工藝技術所設計出來的產品。泰國政府針對不同等級的產品,亦採取分級行銷。泰國政府透過百貨公司、購物商場、OTOP專賣店、旅遊景點等廣布通路,並針對大盤商、出口及零售市場於機場設立「OTOP產品展銷中心」。泰國政府也挑選出足以代表國家的特色產品,參加各國所舉辦的國際貿易展,每年更安排「泰國展覽會」,召集大約150 至200 位出口商,到各大城市展示他們的產品。
現今泰國OTOP商品已逐漸在國際上打響名號,除了在日本大受歡迎外,也深受歐美人士的喜愛。美國舊金山、紐約、英國倫敦、法國巴黎也都看得到泰國的OTOP專櫃。這樣的成效不僅促進了泰國傳統手工藝術的發展和傳承,更提高了村民收入,鞏固社區經濟的基礎。

中國大陸的農村現代化

除了泰國之外,中國大陸(不含港、澳)則是另一個與日本僅密交流的國家。中國透過赴日研修,大量引進日本OVOP技術,研擬改造國內農村經濟的政策。

中國早在1983年就與時任日本大分縣知事的平松守彥有密切的互動,許多省份也自行加入日本OVOP國際交流。直至2006年,中央政府農業部開始以OVOP技術,大規模推動國內的農村現代化。

依據官方統計,中國大陸約有64萬3千多個村鎮。農業部從中遴選具有特色農產潛力的村鎮,每期約4至5千個,投入資源進行農業組織化及標準化生產,成為農村現代化的「專業村鎮」。接著,在專業村鎮的基礎上,扶植龍頭企業約3百餘家,透過「訂單」及「二次返利」等模式穩定產銷系統,以大帶小促使農業規模化生產。最後再推動認證機制,進行無公害農產品、綠色食品、有機農產品等「三品認證」,促使食品安全化。

中國大陸的OVOP手法又稱為「強龍興農示範工程」,主要透過投資優惠或信貸優惠吸引企業群聚,扶植龍頭企業,投入新技術發展特色產業及產品,產生規模經濟,降低生產成本。隨著農村現代化的政策奏效,各省政府開始思考下階段如何將農村特色化,透過地方特色的強化,提高農村的產業價值,進一步打造地方品牌。

近年來兩岸交流頻繁,臺灣小而美的地方生活圈成為陸客來臺觀光的吸引力,背後的輔導手法更引起中國大陸推動農村特色化人士的興趣。部分省份開始思考臺灣的OTOP品牌模式,將「OTOP臺灣」當作樣版,試圖打造諸如「OTOP江蘇」、「OTOP陝西」等省份品牌,並將產業範疇擴大至農產加工、運銷、農業休閒等農服務業範疇,甚至連結至非農產業部分,讓OVOP政策更具彈性。

臺灣打造地方生活圈的參考借鏡

OVOP運動之所以快速被各國政府接受,主要是因為這個簡單的口號可以表達複雜的構想,而且原意單純,容易傳遞並引起共鳴。不過,這個簡單的概念究竟造成了哪些影響,一直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當前推動OVOP運動的國家,多半著重於經濟的發展,未能深究地方產業帶來的其他衍生效果,僅日本有較深的研究。
臺灣與日本因為社會結構與文化背景有諸多相似,地方產業的發展模式亦循同樣軌跡。臺灣的地方產業已經進入「生活化」階段,不僅著重經濟產值,更強調地方產業融入地方生活中的風格體驗與文化認同等附加價值。另外,臺灣的地方產業多由中小企業或微型企業組成,且地方自主意識較高,因此政策推動上強調地方自籌組織與自成共識,中央政府尊重地方的決定給予適當協助,與其他國家由中央政府規劃主導、扶植龍頭企業的模式迥異。基於臺、日如此類似的發展軌跡,日本的OVOP研究結果更值得我們參考借鏡。

以下就來談談地方產業政策的發源地-日本,是如何看待地方產業對一個地區的影響。

日本的研究發現

2012年12月,日本立命館大學針對日本本土過去推展OVOP三十多年的經驗,提出研究報告。報告內容指出:OVOP同時具備社會、經濟及文化等三個面向的功能,不只關乎當地的經濟發展,更聯繫著社會穩定與文化傳承,與人民的幸福感息息相關。

將三大面向劃成三個均等的圓圈,即上圖的(1)社會面、(2)經濟面、(3)文化面,而面向跟面向之間彼此交集。三個面向共同交集的(0)代表當地開始發掘特色產品著手進行活化工作;社會面與經濟面交集的(4)代表這個區域正透過在地特色企業帶動該地區的產業發展;文化面與社會面交集的(5)代表該地區正在建立社群網絡並藉以傳達在地文化價值;經濟面與文化面交集的(6)代表該地區的目標客群已有一定的文化品牌認同與消費習慣。

以三個面向交集的(0)為中心點,穿越三個圓圈的圓心畫出三條直線軸,可得社會軸、經濟軸及文化軸。如果每個軸給予評分,再把軸線上的評分點連接起來,可得到一個三軸線的雷達圖,稱為「評估雷達圖」(Evaluating OVOP Radar;EOR)。

評估雷達圖所包圍的範圍會出現三種(a)、(b)、(c)三角型,代表該地區目前的發展重點,說明如下:

(a)三角形表示現階段發展偏向社會面,重點放在培養在地組織,透過在地組織的共識凝聚,一同發掘在地特色元素,打造可以地產地銷的「唯一(Only One)」特色產品。(例如:小琉球繩阿股)

(b)三角形表示現階段發展偏向經濟面,在地的產品已具有一定的競爭力,重點放在經濟產值的提升,透過產品行銷及產業價值鏈的整合,打造「第一(Number One)」的產品或產業品牌。(例如:鶯歌陶瓷)

(c)三角形表示現階段發展偏向文化面,在地的產業發展已臻成熟,且具有獨特的生活文化,重點放在與外部其他特色區域建立交流網絡,透過交流活動凸顯在地文化的價值,吸引目標客群進入當地進行深度體驗。此時銷售的不再只是產品,而是一種「嚴選(Selected One)」的生活風格主張。(例如:台灣茶生活產業)

日本帶來的啟示

仔細對照台灣的地方產業發展動態,似乎相當吻合日本的研究結果。我們的輔導經驗發現,地方產業多數由中小企業甚至微型企業所組成,因受限於規模,經濟產值多半無法與大規模產業相比,但是卻具有其他的外溢效果(或許我們宣稱這是幸福的來源)。

地方產業講究融入在地生活,必須取得在地社區、商圈或部落的居民認同,形成兼具社會融合、環境保護及文化形塑的經濟發展模式。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同時提高居民對家鄉文化及歷史的認同感,並保有高品質的生活環境。

台灣已經脫離了圈地造鎮的大型工業發展階段,取而代之的是講究小而美的生活型態。生活型態是一種自我風格的主張,是幸福的來源,也是地方產業發展的核心價值。

歷經地方產業政策持續推動二十餘年,台灣各地鄉鎮已形成獨具特色的小而美產業及生活型態,這些「正港」台灣味更成為近年來吸引周邊國家旅客「瘋台灣」的主要賣點,可見台灣的地方產業除了經濟產值與就業機會外,所產生的外溢效果相當強烈。

因此,地方產業的發展不能只著重於經濟層面,更應該同時考慮社會與文化面,才能取得共鳴。如何打造產業獨一無二的在地原真特色,觸動國民內心的感動,將是未來重要的課題與挑戰!

相關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