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經營專欄

產業網絡的理論探析

2017-12-29 / 陳振昌

一個國家或區域內的優勢產業常以群組的方式,成員間藉著各個節點而連結在一起,產生物料、資金、技術、資訊、人才等的鏈接,它的組織是傾向開放的,每個群組存有核心,但卻不成獨立王國,各成員合縱連橫,形成網絡內部的互助關係,外部的擴散效應,克服產業內在的僵化與危機,提升對外在環境應變的綜效,這樣的產業網絡常是形成國家競爭力的重要泉源。
台灣就空間分布而言,北部區域主要為「電子資訊產業群聚」,中部區域為「精密機械產業群聚」,南部區域為「鋼鐵石化產業群聚」,就地方特色產業群聚而言,岡山螺絲產業、鶯歌陶瓷產業、南投工藝產業、花蓮石材產業、南港軟體產業等均頗富盛名。
綜觀世界各地的產業網絡因為時空因素及人文地產景的特性差異,常以各種不同的樣貌出現,而網絡組織之所以興起,正在於它彈性專精的特質,競合分工又精實機敏,可因應快速、不穩定、多變且多樣化的市場需求。有關產業網絡的理論基礎,本文以幾個面向分析如下:
1.交易成本
產業網絡形成的原因之一是可以降低「交易成本」,也就是降低交易行為發生過程中,伴同產生的資訊搜尋、條件談判與實施監督等各方面的成本,影響交易成本大小的因素分為資產專屬性、交易的頻次與交易的期間、交易的複雜度與不確定性、交易績效衡量的困難度、此交易和其他交易的關聯度等構面。
舉例而言,中衛體系的形成就是這樣的環境所產生的,只是在既有的買賣關係上又加入了夥伴關係,創造出大、中、小企業合作的獨特模式,在台灣產業發展的歷程中,中衛體系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近年來電子商務造成交易行為的改變,原先供需關係隨之改變,網絡組織成員必須同步追求高品質、低成本及快速供貨,各成員在價值鏈上每一項活動與同異業其他成員必須緊密結合,跨域、跨界及虛實整合,發揮本身專長並外溢營運活動,在價值鏈上的每一活動精益求精,獲得更好的產出、更低的成本、更佳的綜效,進而引導成員提供產品及服務時,都能符合國際供應鏈或市場消費型態的要求。
2.整合資源
組織為取得外界的資源,就必需與外在環境建立連結,資源整合的重心,在於組織營運所需各種資源的控制與規劃,即資源導向的網絡組織,其主要利益在於取得更優勢的資源、擴大既有的資源及成員間資源的相互支援、互補,以使得外部資源內部化。
產業網絡營運的目的在於分擔成本、資源互補、創造新機及降低風險,企圖以專業分工、規範標準,追求效率極大化,期能達至經濟規模與提高彈性,而快速成長或進入新的市場。產業網絡必須能為成員創造資源,而且提供資源協助成員建造自我的優勢,這裡所謂的資源包括一系列有形或無形資產,如物料、設備、資金、技術、智財、流程、人才等。
現代的產業競爭已經由供應鏈對供應鏈的競爭,演變成生態系對生態系的競爭,所以中衛體系也逐步演化成生態系產業網絡,追求更彈性、更多元、更優化的運作,有如生態系般朝向自循環、自演化、自運轉,在各行各業的組織結構變化中,我們可以發現新型態中衛體系正在醞育、轉型及蛻變。
3.鑲嵌關係
關於鑲嵌(embeddedness)一詞的概念,最早是由Polanyi提出,他認為個人的經濟動機是鑲嵌在社會關係裡,經濟行為是屬於社會活動的一部份,交易行為是在社會互動中產生出來的。鑲嵌網絡有一部份是由非私人的、法律的或合約上的連結,另外一部份則是由行動社群的聲望加以連結,還有一部份則是種族上或是以家庭中的成員為連結的基礎,不過大部分的連結方式則是上述這些特質的組合。
所有鑲嵌網絡都是具有某種程度的黏膩性(sticky),在網絡中的行動者是以其在經濟活動中的角色互相連結在一起,經由社會互動以及因互動而來的信任關係,對於交易順遂與否存有關鍵性的影響。網絡連結的廣度、深度與強度,決定了成員往來的關係與共同的發展,也奠定成員互助、互惠、互利的合作基礎。
當市場上存在著信任關係,以致於使交易成本較低時,這種關係如果被制約化,交易者就形成了長期盟友關係,進而會鑲嵌這些成員脈絡形成關係網絡。例如台灣電子業的發展有許多就是借重美國矽谷、日本東京、台灣新竹、大陸蘇州等地的脈絡關係去建立起來的,不論是透過有形的合作機制或無形的人際情誼,這樣的關係網絡對產業發展具有關鍵性的影響力。
4.鏈結間隙
早期的企業家常被定義為具備對市場的靈敏觀察能力,例如能發現甲地之有與乙地之無,然後搬有運無、乘時趨利,有能力也有動機去掌握市場機會。「網絡間隙」理論認為企業家在商業競爭上有三種資本,財務資本、人力資本與社會資本,要如何有效地創造社會資本,重要的原則就是要減少重覆的關係,並儘量創造連結網絡間隙,使社會資源達到有效的運用。
簡單的說,網絡間隙就是兩個團體間缺少聯帶,在網絡結構上會形成一個大洞,若某一產業經理人能居間作為「橋」,則可以發現兩個團體間的商業機會,並中介兩個團體間的交易,進而在社會資本與商業機會的創造上產生價值。
間隙的現象普遍存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可以說在網絡中處處可以發現間隙、處處存在著問題,解決間隙所產生的問題是一門學問,也是一個需求、一個利基,深入的耕耘就會形成一個利基市場。近年來,這樣的利基市場需求已經成功的創造了許多舉世知名的「獨角獸」新創事業,無需我再贅言列舉,因為這些新創事業已經快速、深刻的影響到你我每一個人。
5.強弱聯帶
學者Granovetter 設計了四個界定強聯帶的指標:一個聯帶的強度是由互動時間、情感強度、親密程度與互惠性行動的內容所組成,這四個指標如果越長或越多,就表示聯帶的關係越強,反之則越弱。「弱聯帶」(weak ties)的前提是認為「強聯帶」(strong ties)能連結具有相似特質的個人,透過這種強聯帶型態所傳遞的資訊通常都是重複的,所以並不是一個可以提供創新機會的合適管道。
相反的,弱聯帶通常能夠扮演成為社會體系中不相連的部份之間「資訊傳遞橋樑」的角色,有助於在體系之中傳遞不同單位間的資訊,避免強聯帶因成員間彼此熟識緊密的關係,外界的成員及資訊難以進入,弱聯帶反而能夠提供更多的創新機會及因應外界複雜快速的變動。
義大利Alessi公司在討論產品企劃設計過程中,不局限在既有的設計團隊,而是喜歡找建築師、供應商、評論家、醫師、藝術家和設計師等不同領域人才,一起討論產品應該展現的特性和意義,之後再處理形式與其他細部問題,壺嘴上站著一隻展翅小鳥的鳥鳴錐形開水壺,就是在這樣的討論中構思出來的,成為該公司長期熱銷的知名產品。
6.系統相變
學者羅家德用一個電話網路的現象來加以說明「相變」(phase transitions),任何兩點的電話通話,都是直接管道最省網路資源,但是當太多人從台北打到高雄以至於直通線路被佔滿的時候,為使每通電話得到最佳的服務效率,電信局會讓電話自由找路,在網路系統不忙碌時,系統還能有效率的運作;但是當系統忙碌或不穩定,有大批電話湧入時,網路資源相對不足之時,整個系統的效率就會發生「相變」現象,原先能同時容納100萬通電話的網路系統,會突然降低系統效率成為80萬通容量,系統效率也因而降低。
要改善這種系統無效率的現象,最好的方式就是限制找路,如把電話網路轉換成商業交易網絡,相同的情況也會出現。網絡組織的合作特性會使得交易擁有優勢,產生優勢的原因之一為相變現象,即個體的最佳效率的總合不等於總體的效率,網絡組織在交易系統中以合作關係形成結構上的自我組織,限制了這種自由找路的行為,形成整體競爭上的優勢。
當交易成本愈高,相變現象越容易發生,集體無效率的問題也隨之嚴重;當市場需求與經濟資源的分佈配合良好,即上、下游供應商之供給與需求配合一致時,聯盟的模式較易形成,產業經理的機制較易發揮,目前在台灣中部區域所推動的工具機產業M-Team、手工具業T-Team、運動器材業S-Team等,都是透過合作以提升整體產業競爭力的實例。
綜合而言,產業網絡因為上述六個因素的不同,而會展現不同的態樣及模式,本文僅先從成本、資源、關係、間隙、聯帶及相變等六個因子來剖析,闡述一些理論內容及實例提供做為分享及參考,期能在日新月異的產業網絡發展中,理出一些可供方針依循的準鵠,當然產業網絡的涵蓋領域相當廣泛,因時、因地、因物、因勢都會有不同的展現方式,但重要的還是要有產業經理人來持續推展強化產業網絡,未來仍有待大家進一步的探討並實踐,共勉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