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動向

<新日微信>20151129規模與範疇之三十八:漣漪連ㄧ

2015-12-01

剛過的這週有三天在六十四年來最冷的北京出席「海峽兩岸工業發展與合作論壇」,除了上午的主論壇外,下午分兩場同步進行討論的「智能製造」與「綠色製造」分論壇,兩個分論壇的主題雖看似無關,卻在數據管理的融合下彼此相連,凸顯新興領域的發展不能再循過去各自為政的軌跡!生態體系的關鍵角色在新一波工業革命中雖難建立,卻是產官學研各界不得不協力完成的方向。綠色製造因應低碳經濟,主軸在回應環境與永續的挑戰,達成低耗能、低排放與低污染的目標,在生產流程的精實管理上實踐能源、環境與永續的效能。其中涉及面向既廣且深,從設計、材料、設備、流程到能源,從技術、系統、政策協調到金融創新,我們若要以終為始,「智慧製造」和「綠色製造」都是很好的終極目標,提綱挈領地匯聚各個生態體系擺脫各自為政的個體戶心態,建構台灣產業的下一波競爭力。



生態體系不易建立,一方面因為錯綜複雜、另一方面因為其動態性高。最近在各種產業對話的場合都會聽到生態體系,概念的起源應該是Gary Hamel二十一世紀初的啟動革命(Leading Revolution),書中揭櫫商業模式的創新為未來競爭之鑰。產業鏈在複雜的產業融合趨勢中結合異業化身為價值網,原本清楚的上下游關係因為數位化而模糊了。兩條產業鏈若有交會點,就可能對原本的鏈結產生衝擊與挑戰,伴隨而來的創新契機若未有效掌握,就有可能為自己樹立新的競爭者,因為創新而發生的交會點所耦合(Coupling)的產業發展彷彿音符跳躍在五線譜上,因此,連物理的量子力學都成為分析策略的可能架構。價值網相較於價值鏈,拉高了競爭的動態性,在連結年代裡的動態性對生態系統的穩定性也構成威脅,好不容易網羅加入生態體系的成員,因為另一個生態體系有更強的陰陽極反應,被磁吸、以致去耦合(Decoupling)的機率越來越高!



彷彿水面的漣漪,能量弱的漣漪在遭遇能量強的漣漪時,會被吸納、併入更大的漣漪,這種漣漪效應對照價值網活動的分與合,最近在紅色供應鏈的發展中更顯怵目驚心!與台灣幾十年來「進口替代」如出一轍的大陸國產化努力,原本只是自主創新、科學發展觀、製造強國、中國夢一脈相承的頂層設計中的體現,無奈量體太大而超高速擠壓了其他人的生存空間,受波及的不只台灣!中國製造的大船航行沿路不可能船過水無痕,在所有遭波及小船的人不吐也暈!!相對規模優勢對全球經貿所產生的衝擊,正伴隨著中國產業經濟更深與國際接軌而加強。



撇開生態體系的規模考量,因為高毛利的經營者手上握有可支配的盈餘,毛利高的生態體系往往有更高的機率併掉毛利低的生態體系,因此,台灣產業追求高附加價值所發展的高毛利生態體系將是唯一的選項。早在二十多年前即有學者將「因果模糊」(Causal Ambiguity)列為策略要因,在創新驅動的年代,個別創新的模式早已難具優勢,架構在多重產業鏈之上複雜的創新,有如將半透明的描圖紙層層套疊後,有別於單張繪圖的創新圖像逐步浮現;從具經濟的角度,為了不同目的所建置的資料庫,若能找到欄位間的相關性,跨越雲平台的數據勾稽創新正是套疊多重圖像的交會點。雖然創新的難度提升了,要跨域整合過去各自為政的產業優勢十分困難,也因而阻卻了後來的競爭者。



規模與附加價值之爭,不僅是廠商在漸進式創新與激進式創新長久以來的掙扎,也是從石化經濟邁向數據經濟的典範轉移。當物質的類比存在轉換成數位存在,Cyber Physical System的創新典範也從我們熟悉的模式快速典範轉移,對數據的想像與掌握決定了數據競爭力。若延續上週的分享,實業家都是幫資本家打工的前提,高毛利的生態體系創新還是需要將既有的產業版圖套印在近來蓬勃發展的金融創新上;深諳數據運營的資本家將主導創新Pipeline上的行為與進程,同時也決定生態體系的形成與衍繹。激起所有漣漪的那一滴水是金融,而所有價值網絡的中心點也是數據金融。



中衛中心 佘日新

2015/11/2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