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學院專欄

【新日微信】安貝格狂想曲

2016-10-24 / 佘日新 董事長

近年來的經營環境詭譎多變,過去的預測工具往往失準,取而代之的是情境規劃(Scenario Planning),將願景以圖像、視覺化的形式展現來推估對未來的想像。與時俱進的康寧,在擺脫了餐具的品牌形象後,全力向資通訊領域挺進,五年前開拍A Day Made of Glass,隔年的續集中有一段醫療應用的片段,成為個人在闡釋虛實整合(Cyber Physical System)最佳的輔助教材。
工業4.0的精髓經過多年不斷的討論已越辯越明,就是以人為本的虛實整合,可實現由原料到最終消費的產品全生命週期追溯,並根據循環中的大數據所產生的決策輔助機制,許決策者一個更卓越的決策品質。工業4.0的標竿工廠安貝格工廠(有許多類似康寧A Day Made of Glass的傳達溝通影片),這些網路上的視頻一如「工業4.0」本身一般地具有爭議,有工具機業者認為那是一場騙局(銷售的伎倆),也有業者認真探索、對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工業變遷嚴陣以待。
德國安貝格工廠據稱在未增加現場員工、未增加廠房面積的產業升級中,產能成長為導入智慧製造(或數位工廠)前的六倍。一直以來心中都存有一個疑問,在全球景氣低迷的限制條件下,生產效率的提升不是導致做一休五(原本一年的訂單只要兩個月就做完了)?最近想通了一件事,這些製造資源絕不會閒置在那裡,從媒體揭露的產業革命中,可一窺這些強勢資源的流向。做電子的來做鞋子的報導,不知引發多少震撼?但製造資源跨業外溢現象逐步浮現,這些強勢產能將外溢至其他產業,導致進一步的產業匯流,造成弱勢產能的加速淘汰。據此合理推估,訂單的移轉在不久的未來,即將發生在意想不到的情境中。
2014年七月,德國梅克爾總理造訪成都,從國家高度牽成德、中的產業合作關係,並為了西門子在成都的智慧工廠在中國大陸的行銷造勢。這座100%複製德國安貝格智慧工廠的成都智慧工廠是西門子在亞洲最大的現代化數位工廠,藉由研發、生產、訂單管理、供應商管理及物流等整個價值鏈中集成IT系統應用,實現整個工廠價值鏈的自動化控制和管理。這下有意思了,西門子不僅以CPS連結虛與實,也以CDS連結中與德(China and Deutschland),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過去的製造排程多限於單一廠區,工作站之間的工序連結若能以各種管理手法與工具(如PLC)進行調整與配置,即能發揮彈性生產的客製化優勢。西門子這天外飛來一筆,無論想在中國爭取更多數字工廠的訂單,或是背後有更宏偉的圖謀,都徹底顛覆過去對製造排程的想像。可能的情境是,西門子的製造私有雲可以跨國境地調度位於德國與中國、但100%複製的製造資源,這種互聯網+的製造彈性,將挑戰物流、關稅、國家主權、區域經濟佈局與未來的國際貿易。
如果,西門子在美洲大陸上也建置一座100%複製德國安貝格的智慧工廠,藉此滲透NAFTA,西門子在全球的製造霸業就上升到了國際企業理論中全球企業(Global Firm)的境界。製造、物流、服務的資源可自由移動於各個廠區,根據最優化的資源配置方法,由雲端的決策下指令給控制器,管理一切產銷與服務的流程細節。更進一步,這些優勢資源不甘於做一休五的折舊攤銷,將接單的努力伸向非傳統業務時,這個全球佈局的製造大軍所展現的跨越體制(海關)、跨越產業(數位顛覆)與跨越虛實(雲端控制指令實現全球資源配置優化),將所向披靡在全球各個市場中的淘汰抱殘守缺、來不及升級轉型的業者,同業與異業。
屆時,二十世紀以降的全球經貿體系將全面被重組,過去,台灣努力嵌入的全球製造網絡也在供應鏈關係大量洗牌中,WTO、APEC、TPP或RCEP這些複雜的政經網絡與版圖,將被科技佈局徹底顛覆,體制創新與科技創新的競逐,實在令人抓不到其中的均衡點。夢醒時分,真希望安貝格狂想曲只是南柯一夢,但,倘若這就是全球產業的下一站,台灣會好整以暇的在那裡等候?或,氣喘噓噓的努力追趕?當下,將是關鍵!近年來的經營環境詭譎多變,過去的預測工具往往失準,取而代之的是情境規劃(Scenario Planning),將願景以圖像、視覺化的形式展現來推估對未來的想像。與時俱進的康寧,在擺脫了餐具的品牌形象後,全力向資通訊領域挺進,五年前開拍A Day Made of Glass,隔年的續集中有一段醫療應用的片段,成為個人在闡釋虛實整合(Cyber Physical System)最佳的輔助教材。
工業4.0的精髓經過多年不斷的討論已越辯越明,就是以人為本的虛實整合,可實現由原料到最終消費的產品全生命週期追溯,並根據循環中的大數據所產生的決策輔助機制,許決策者一個更卓越的決策品質。工業4.0的標竿工廠安貝格工廠(有許多類似康寧A Day Made of Glass的傳達溝通影片),這些網路上的視頻一如「工業4.0」本身一般地具有爭議,有工具機業者認為那是一場騙局(銷售的伎倆),也有業者認真探索、對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工業變遷嚴陣以待。
德國安貝格工廠據稱在未增加現場員工、未增加廠房面積的產業升級中,產能成長為導入智慧製造(或數位工廠)前的六倍。一直以來心中都存有一個疑問,在全球景氣低迷的限制條件下,生產效率的提升不是導致做一休五(原本一年的訂單只要兩個月就做完了)?最近想通了一件事,這些製造資源絕不會閒置在那裡,從媒體揭露的產業革命中,可一窺這些強勢資源的流向。做電子的來做鞋子的報導,不知引發多少震撼?但製造資源跨業外溢現象逐步浮現,這些強勢產能將外溢至其他產業,導致進一步的產業匯流,造成弱勢產能的加速淘汰。據此合理推估,訂單的移轉在不久的未來,即將發生在意想不到的情境中。
2014年七月,德國梅克爾總理造訪成都,從國家高度牽成德、中的產業合作關係,並為了西門子在成都的智慧工廠在中國大陸的行銷造勢。這座100%複製德國安貝格智慧工廠的成都智慧工廠是西門子在亞洲最大的現代化數位工廠,藉由研發、生產、訂單管理、供應商管理及物流等整個價值鏈中集成IT系統應用,實現整個工廠價值鏈的自動化控制和管理。這下有意思了,西門子不僅以CPS連結虛與實,也以CDS連結中與德(China and Deutschland),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過去的製造排程多限於單一廠區,工作站之間的工序連結若能以各種管理手法與工具(如PLC)進行調整與配置,即能發揮彈性生產的客製化優勢。西門子這天外飛來一筆,無論想在中國爭取更多數字工廠的訂單,或是背後有更宏偉的圖謀,都徹底顛覆過去對製造排程的想像。可能的情境是,西門子的製造私有雲可以跨國境地調度位於德國與中國、但100%複製的製造資源,這種互聯網+的製造彈性,將挑戰物流、關稅、國家主權、區域經濟佈局與未來的國際貿易。
如果,西門子在美洲大陸上也建置一座100%複製德國安貝格的智慧工廠,藉此滲透NAFTA,西門子在全球的製造霸業就上升到了國際企業理論中全球企業(Global Firm)的境界。製造、物流、服務的資源可自由移動於各個廠區,根據最優化的資源配置方法,由雲端的決策下指令給控制器,管理一切產銷與服務的流程細節。更進一步,這些優勢資源不甘於做一休五的折舊攤銷,將接單的努力伸向非傳統業務時,這個全球佈局的製造大軍所展現的跨越體制(海關)、跨越產業(數位顛覆)與跨越虛實(雲端控制指令實現全球資源配置優化),將所向披靡在全球各個市場中的淘汰抱殘守缺、來不及升級轉型的業者,同業與異業。
屆時,二十世紀以降的全球經貿體系將全面被重組,過去,台灣努力嵌入的全球製造網絡也在供應鏈關係大量洗牌中,WTO、APEC、TPP或RCEP這些複雜的政經網絡與版圖,將被科技佈局徹底顛覆,體制創新與科技創新的競逐,實在令人抓不到其中的均衡點。夢醒時分,真希望安貝格狂想曲只是南柯一夢,但,倘若這就是全球產業的下一站,台灣會好整以暇的在那裡等候?或,氣喘噓噓的努力追趕?當下,將是關鍵!

相關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