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學院專欄

績效與綜效

2015-01-12 / 佘日新董事長

績效與綜效
廣泛被運用的SCP分析架構(Structure-Conduct-Performance)是由經濟學家EdwardChamberlin和JoanRobinon提出,並經JoeS.Bain發展成為一個產業組織的分析架構,試著在不完全競爭的市場中找出經濟活動與廠商績效間的因果關係。追求經營績效是管理階層的最高指導方針,如何評估個人績效深深地影響人在組織中的行為,甚至回溯影響制度與組織架構。多年來,策略受制於結構與結構服膺策略的爭辯仍持續延燒,一如「時勢造英雄」與「英雄造時勢」的論戰,績效仍是最後見真章的關鍵。進入二十一世界的十多年時間裡,產業環境經歷變化的速度遠超以往,目不暇給的變動中有時甚至令決策者難以招架,對績效的追求憑添主管許多愁,在年終要打考績時,總是逼人面對許多不堪的對話情境。若績效評估延續過往的慣性,不思長進,至終將被時代埋葬在記憶中。
雖然平衡計分卡的概念已經提出超過二十年了,績效評估仍多以財務與金錢為導向。平衡計分卡以顧客、流程與成長三個構面試著「平衡」獨尊財務的偏頗,但在多數未導入基礎財會條件的台灣廠商裡,平衡計分卡仍只是一個概念;遑論新的競爭態勢在在都需要人與人合作、部門與部門合作、廠商與廠商合作,如何解評估績效這道題,績效架構的挑戰更加嚴苛!一九九?年代前,焦點在於成長,特別是營收的增長,因為在全球財貨尚未滿足市場需求之際,營收成長伴隨著經驗曲線與規模經濟的優勢代表著獲利;但全球化的資訊社會在網際網路的推波助瀾下,獲利、速度與彈性已成為新型態績效的來源,開放在二十一世紀成為顯學也是廠商殫精竭智、戮力以求的績效指標。只是,我們是否跟上了時代的腳步?聆聽了時代的聲音?這些指標還有一個前提:每位員工的生活平衡,除了工作績效外,人還有好多其他的層面有待實現,人與組織在這個時代裡出現了新的課題。
在先進工業國家高唱再工業化與工業4.0的時代裡,可以承載績效的結構相信已經不再是供應鏈與價值網絡。當產業界線日益模糊與個人化科技應用蓬勃發展之際,績效這個經理人的終極關懷早已浮動,挑戰來自於哪個組織得以在這個界線模糊的開放經濟中,將綜效評估得精準,不僅反映時代的需求,也得以引導個人化的績(綜)效展現。挑戰來自於以多層次與多元觀照的型態,將財務、個人成長與家庭關係等綜合目標,結合實現組織目標的校準,讓職場成為一個工作的幸福泉源。當初,不知是哪位前輩將本中心的英文翻為CorporateSynergyDevelopmentCenter,真知灼見為這個時代的績效指引了一條的坦途,讓我們除了追求績效外,也好好想想綜效,想想如何落實綜效評估,讓中衛發展中心成為推動台灣在新結構中的綜效引擎!
喔!忘了告訴各位:JoeS.Bain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就是創新理論之父JoephSchumpeter。
佘日新2015/01/12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