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學院專欄

【新日微信】20150330規模與範疇之三:M型分配

2015-03-30 / 佘日新董事長

我最喜歡的管理大師之一大前研一曾於數年前提出M型社會的概念,他的前瞻思維最近反映在分配公義上,緊繃著階級間的神經,在新平庸的常態中成為難解的路線之爭,從務虛到務實的形式纏鬥或有變異,但解決問題的窘境是一致的,就是目前看不到明確的作法能在就業、所得(尤其是分配)、增長、永續等模式上能兼顧的一套策略。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傅利曼(ThomaFriedman)總結的十台推土機並未推平世界,而是將大多數人推到了所得分配的最左邊、也將極少數富豪的財富總和推到了最右邊[1],而造成常態分配曲線中間塌陷的力量來自培根的那句「知識就是力量」。無論在網路科技或生物科技,知識推動的創新不斷改變競爭的規則、也決定了優勝劣敗的分類。

經濟學原理不斷在供給與需求兩條曲線中找到均衡解,但那個理想的數學答案往往存在著和真實生活的價格與數量的落差,而經濟學中的均衡解正式管理學要打破的答案,因為均衡解正是今天大家所得如此平庸的根源。台灣產業的特性在國際評比中,能獨展鰲頭的不多,產業群聚是其中非常令我們自豪的一項。群聚造成兩面刃的效應,一方面在實體經濟中的群聚降低了交易成本、破解了產業分工的地理限制、發揮了空間的綜效;但群聚另一方面也因為分工體系欠缺創新與差異化,造成買家市場予取予求的紅海困境。群聚看似提供中小企業打群架的契機,卻也有可能在欠缺差異性的經營下,從規模的假象中暗吞惡果。

經濟學的均衡解只提供了理性的門檻,但激烈的競爭不能單靠門檻勝出,打破均衡方能獲取超額報酬,作為投資下一波差異的本錢。成本優勢在當前的競爭中僅能扮演門檻的角色,尤其是越過生命週期陡升波後,若連成本這個門檻都邁不過去,基本上不用侈言差異化優勢,因為絕大部分的差異是如此平庸、又如此容易淪為均衡!在資訊如此透通的殘酷廝殺中,瞻前顧後地看著自家產品在生命週期曲線上的迅速殞落,廠商怎能不急著延長可持續的優勢?又怎能不到處尋覓不平庸的知識作為勝出的力量?若把價格與數量的供需曲線解套圖產品生命週期曲線,或許會在規模與範疇的掙扎中找到新的均衡!

中衛中心佘日新
2015/3/29

相關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