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學院專欄

【新日微信】20151122規模與範疇之三十七:金融串鏈

2015-11-23 / 佘日新董事長

價值是多年來產業追求的重心,無奈想到的多、做到的少,從中賺到的更少。想到和做到的落差在這個時間點上,越拉越遠。台灣並非未積極耕耘在價值鏈兩端,有關技術研發與智財的投入不可謂不多,另一端的通路與品牌也曾經有部分世界的佈局。學術界天馬行空的發想未能更緊密扣合產業技術的需求,從科技基本法頒佈以來,政府在產學合作的努力敵不過產業經濟變遷的速度,這幾年學用落差的幅度引發業界大聲疾呼,因而政府展開技職再造;而高階產業人才遭對岸挖角後,更凸顯了當前產業技術的困境。台商在價值鏈下游的品牌與通路的長征路越走越回頭,隨著電腦、平板與智慧型手機的生命週期走到高原期,雙A和hTC在全球的市佔率與產業排名節節落敗,品牌經營成了艱辛的不通路。

台灣產業過去所參與的亞洲盃或世界盃往往各行其是,金融業國際化並不明顯的限制下,造成製造業與服務業的國際化都走得顛簸,若沒有跨界思維,恐怕單腳彈跳是走不遠的。所幸,近來台灣掀起一連串的金融改革,我們真該為金管會曾銘宗主委拍拍手,不以風險搪塞創新的需求,反而在Bank3.0快速發展的當下,回應了第三方支付與金融科技,更宏觀的金融創新都逐漸具備雛形。實業家都是為資本家打工的人,創業有成的實業家轉身成為銀行家的企業領袖所在多有。最近的案例是代工帝國鴻海上週三(18日)入股嘉銘融資租賃(上海)2|250萬美元。鴻海跨入供應鏈金融的佈局並不需意外,因為鴻海集團郭台銘董事長2年前就曾透露有意在台籌建供應鏈金融平台;這個構想在中國大陸開花結果也屬正常,畢竟鴻海供應鏈內的主要支付需求就在中國大陸。在創新倡議甚囂塵上的今天,規模與成本仍是驅動創新的重要因素,而資本正是驅動產業發展關鍵的生產要素。

此一金融創新來的有點晚了,但總比沒有開始好!我曾於幾年前詢問一位任職金融界高階主管的好友,台灣廠商有無可能仿效日本商社征伐全球市場的經驗,日本這些大商社的全球資源調度與營運均以銀行為旗艦。在世界各個角落經商,講究的還是資本主義的運作邏輯:金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2008年的金融海嘯再次印證資金斷鏈的連動與波及效應,從消費端急凍的衝擊有如史上最賣座的動畫片「冰雪奇緣(Frozen)」一斑凍得全球產經打寒戰!可惜,當初好友的回應是可能性不高,原因還是台灣金融業的國際化程度落後製造業,他認為若由這些打世界盃的製造業(即便是地位不甚崇隆的代工業者)扮演旗艦角色更有機會,因會他們有在全球調度資金的實務經驗,有助於把局面經營的有聲有色!鴻海供應鏈金融的崛起,相信只是撞開台商大開大闔之國際佈局的首部曲,但金融業如何匯流是下一個嚴肅的課題。

在金融即科技、科技即金融的時代裡,跨境的不僅是電商,連擄人勒贖的綁匪都要求以比特幣付贖金,產業界還能不振作、努力創新地找出路嗎?金融將加速與產業的匯流,使得擅長代工的台灣廠商,能更有效地朝價值鏈的兩端移動,以台灣不缺乏的金融資源挹注在強化過去研發智財與通路品牌的未竟之功,協助實業家們在曾經跌倒的區段重新站起來,看似遙遠,卻是金融業靠傳統模式難保附加價值之際,若同時邁開國際化與科技化的步伐,結合產業佈局邁向更高報酬的區段,應是值得期待的。4.0的未來彷彿水面的漣漪,優勢的生態體系融合整併劣勢的生態體系,形成更大、更強的生態體系,因此,當FinTech串鏈為FinChain、或當我們覺悟供應鏈的本質就是科技與金融時,產業的形貌將更進一步跨界演化。過往定義的「鏈」與跨界匯流都在全面數位化的架構下,徹底改變了!挑戰與機會也將徹底改變。

如果供應鏈上大大小小的廠商都是珍珠,串成珍珠項鍊的不是資訊流與物流,而是金流。產業4.0的焦點目前雖仍停留在資訊的透通上,但金融在供應鏈上的貫穿,將改變台灣廠商規模不足或單打獨鬥的格局,並擴大升級轉型的優勝劣敗。

中衛中心佘日新
2015/11/22

相關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