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學院專欄

【新日微信】民主4.0

2016-01-11 / 中衛中心董事長 佘日新

<新日微信>20160110民主4.0

一年前,朱雲漢院士的高思在雲一書提及全球的發展遭遇第三波民主化的瓶頸,似乎在去年風起雲湧的4.0中,民主4.0也有了新的演釋。亨廷頓在「第三波-20世紀後期民主化浪潮」一書中,將歷史區分了三波民主化:第一波民主係指起源於美國革命和法國革命、介於1828至1926年間,有30多個國家建立了民主制度;第二次民主化則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許多殖民國家於1943至1962年間紛紛獨立,其中50多個國家建立了民主制度。所謂第三次民主浪潮的標誌性事件是1974年伊比利半島的葡萄牙發生軍事政變,結束了獨裁政權,民眾帶著康乃馨上街,成為1974年的康乃馨革命;西班牙強人佛朗哥元帥在次年離世後,回歸君主立憲,卡洛斯國王逐漸交出政治實權。從風起雲湧的七〇年代過渡到八〇年代的台灣,全球的政治座標在過去三十年因為中國大陸的崛起,引發了不少偏移,嚴峻的挑戰顯現在2015的氣候與政治的難民潮。
若從科技與產業的座標觀察,蘋果一號(一塊基板)到蘋果二號(一套個人電腦)開啟了嶄新的時代。人類歷史進入了機械力啟動的工業革命後最大的一波產業變革,運算能力從大型主機(Mainframe)中被釋放出來。約莫同期,日本的Sony推出劃時代、幾乎人人隨身一台的Walkman隨身聽,從此,欣賞音樂不再是一群聽眾共同的經驗,而進入了差異化與個性化的時代。而此一「個人化音樂」的進程更在數位化與網際網路的傳輸壓縮(mp3)觸發下,再度由賈伯斯領軍的iTune平台顛覆了所有音樂產業的競合規律,自此進入電腦已不再是電腦、音樂也不再是音樂的數位匯流,所有產品與產業的原始定義幾乎都在匯流的浪潮下全面改寫,締造了史無前例的商業模式創新機會。
三年前的工業4.0倡議在二十一世紀不平穩的波浪中再掀波瀾,4.0迄今眾說紛紜,但是無礙兼具想像力與執行力的廠商向著一個模糊的目標挺進。4.0的智慧需要高速計算的能量,方能從大量數據匯聚上雲後,再將智慧從雲端拋下凡間控制實體世界的生活。從網格逐步發展到雲端,技術概念似乎換湯不換藥,但加上膨脹的數據與銜接數據經濟末稍神經的物聯網,雲端運算不僅在架構上出現變化,也將造成數據的擷取與分析產生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的再一波演化。去中心化造成軟體定義網路(Software-Defined Network)崛起,軟體定義的世界將沒有硬體的中心點,使得民主不再是政治名詞,而是透過網際網路徹底顛覆世界的另一傑作:將權力徹底解構,使邊陲有望成為中心,而自居中心者,傲慢中一不小心將邊緣化。
勇於創新的寧夏夜市啟用支付寶後,媒體雖陸續有一些對在地攤販不方便或延遲付款的負面報導,瑕不掩瑜地是FinTech將掀起第四波的金融變革,只是服務創新的細膩度是不容許一個位元之落失的,所以,許多想像中的穿戴式與醫療服務迄今都仍有許多瓶頸待克服,但消費者透過綿密的網絡與價值直接對話的未來堪稱指日可待。當積層製造、精準醫療等等架構於數位化平台上的個人化服務逐漸成熟,還權於人的壞消息是製造導向的廠商承受的壓力日趨沈重!所幸,數位化的民主將權力與決策返還給大眾的過程,將由螞蟻雄兵推著這些服務流程的精進,效率與效能預期展現比前三波民主更傑出的成果。
唯有自體變革成為使用經驗導向的有機體,激發以人為本的智能化流程創新,才不致淪於舊皮袋裝新酒的策略崩壞。新酒往往由於仍處於發酵的階段,因此體積會逐步變化,而舊皮袋由於在酒的發酵過程中已被撐得彈性疲乏了,無力再承受更多的體積膨脹。目前,企業組織結構與管理流程功能因應工業化的需求,卻無力因應數位化的需求,眾所認知的是要傾聽顧客的聲音、由外而內地進行拉式管理,但轉型之際多陷於父子騎驢之不知所措。攸關政治的民主化在台灣的社會實踐中已露曙光,互動式的公民參與已逐漸在試點之中;非關政治的產銷民主化更將搭建一個殘酷的擂台,快速地淘汰無法與消費者對話的廠商。台灣廠商需迅速銜接這一班民主4.0的列車,無關乎產品或服務,而關乎在產業結構巨變下的存亡。

中衛中心 佘日新
2016/01/10

相關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