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學院專欄

李彩嘉:「無聲呼人」──茶道的戲劇空間與沉浸體驗

2016-03-24 / 李彩嘉/天下雜誌

茶室旁的「蹲踞」(Tsukubai)。作者攝。

做為日本人最想推薦給外國觀光客的地方(DeNA Travel 2016年調查),京都在日本人心中自有無可替代的魅力。這座能夠讓觀光客親身體驗傳統日本建築、日本慶典及美食的城市,不僅讓日本人自慢推薦,同時也在美國知名旅遊雜誌《旅遊與休閒》(Travel+ Leisure)對讀者的調查中,獲選2015年度全球10大最佳旅遊城市冠軍,連續2年奪冠。

因此,研究體驗經濟時,這個文化底蘊豐富、人文風格醇厚的都市,自然就吸引了我們的目光。出發前最大的討論還是要回到在研究體驗經濟時,總會拉開的經濟發展長軸,展開農業經濟→工業經濟→服務經濟→體驗經濟的遞移。在這個軸線上,我們可以用PS2的四個構面:「產品」(product)、「場域」(space)、「服務」(service)、「活動」(promotion),相應解析供給的轉變,就可以清楚看見整個經營與消費體驗型態的變化。

在這條軸線上,從產品的供給面來看,是原料→貨品→服務→體驗;場域面則是由農場→工場→市場→劇場→「道場」的境界。前者還不難理解,但說到「道場」,確實有些玄了。尤其以服務業而言,因城市導覽、菜色介紹......等互動服務,服務業將劇場表演訓練引進教育訓練已有多時,服務業提供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溫度,但若再往前細究,除了傳遞有溫度的服務之外,真的能再深一步感動人的是什麼?

帶著這個懸念飛到了京都創立於1790年的製茶老舖「福壽園」。在台灣認識福壽園多半是透過便利商店的罐裝茶飲──伊右衛門,即便只是銅板價,仍細緻地以獨特的竹節造形設計,傳達日本人對水安心跟甘醇的口感聯想,同時也是要賣給消費者「美好的老京都」。

圖片來源:福壽園官網

雖然早已聞名福壽園京都本店以「京之光」、「京之庭」、「京之技」著稱,但抱持著要與200多年老店對話的心情,在對街眺望這棟大樓,她的現代感仍讓我們大為驚豔。整棟大樓以京都老建築最常見純日式風格的格柵意象構築,較粗的格柵結構體中又鑲嵌著細格柵落地窗,再佐以LED光雕,豐富並調和了格柵這個古老的建築語彙。「京之光」就透過這個傳統與衝突並存的新老建築,俐落而大器地將傳統轉譯到後世,並把文化厚度植入現代時尚。

走進這棟科技時代感十足的大樓,我們要體驗茶道的地方是4樓「京の茶庵」,電梯門一打開,又是一個震懾住我們腳步的景象。迎面是一間4帖半榻榻米的日式木造茶屋,茶屋旁設以竹、石砌造的「蹲踞」(Tsukubai),特意低矮的設計,品茶者必須彎下腰、膝關節微屈,洗手、漱口,放下身段、雜念滌淨身心,以最清淨無垢的身心靈來品茶。

洗完手要進入茶室,卻不是經由大門。我們被引到一個極小的入口,必須爬行才能進入。原來以前武風盛行,為了不讓干戈入室,不論品階都須卸下身上的佩刀鎧甲,彎腰爬入;借由身體姿勢的改變,也帶動內心體現對茶道、茶人、這一期一會的敬意。

作者攝。

茶道開始,對向拉門推開,逆光跪坐入席是一位白髮年長的茶人,仍是極簡的和服、茶具,話語不多,輕柔地導引不懂茶道的我們如何品茶。一執勺一提壺,動作優雅舒緩,彷彿時間的鐘擺被交到她手上,被重新設定以她的節奏走著。

在台灣的服務業,大概只有自營的店舖會看到年長的服務生。被高齡者服務,難免一陣不安和或不忍,但對面的茶人卻完全讓我們忘了年紀這件事。所有人的視線都完全被她的動作牽引,好像所有的空間、時間,都是為了幫她成就這一碗豐厚甘醇的茶。這個信念讓她的每一舉手投足,都架出了彷彿戲劇空間的氣場,也讓我想起了僅僅一桌二椅、卻有無數豐富內涵的京劇。細問才知道,這位茶人16歲即開始習茶,至今已經50年,所以事茶不只是她的工作,也是她的人生、她的信念。

作者攝。

離開茶屋回到1樓賣場,看到牆上掛著「無聲呼人」的牌匾,說明牌寫著人間國寶村山明作品,好奇詢問,原來這句話典出日本詩人故高見順:「光無聲,不以聲呼人,而以光引人。」意思是說光是沒有聲音的,所以不會以聲音呼叫,引起注意,而是以自身的光亮吸引別人,是一種無聲之聲,默然的巨大力量。

回想剛才的茶人,這股「無聲呼人」沉默的巨大力量,正是戲劇空間能吸引飲茶者沈浸其間的關鍵。原來,這就是茶人的「道場」。

(作者為中衛發展中心專案經理)

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台灣顧巴肚」專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