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學院專欄

【新日微信】開放綜效

2016-06-06 / 佘日新 董事長

工作空間在當代人的生活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位於舊金山的Studio O+A是一家曾幫許多高科技廠商設計工作空間的事務所,代表作囊括老牌的科技公司微軟與Cisco、互聯網巨擘Google與Alibaba,和新興科技獨角獸(註)Uber與Yelp,設計成品不僅是創意的展現,設計理念亦充分反映每個企業的文化。對這些創造時事的英雄公司而言,最炫、最酷的點子是那些領先群倫的創意實現,對於設計他們工作空間的事務所而言,創意若不能說服這些思想與行為都前衛的創業者,恐怕難以接到設計案。

即便在這個無所不在的(Ubiquitous)的時代裡,Studio O+A對於未來的工作空間有個想像,那是一個員工捨不得離開的場域。有別於過往豪華的高階主管辦公室、色調深沈的會議室與OA屏風區隔的孤島,活化的空間型態包括個人工作區(Individual working areas)、避難所(Shelters)、智庫(Think Tank)、城門樓(Town Hall)、工廠(Workshop)、戰情室(War Room)、起居間(Living Room)、圖書館(Library)、自訂空間(Anywhere)與工作室(Studio)。當然,自從Google開始經營內部餐廳後,科技公司的餐廳即成為許多員工跳槽的原因之一。據說在矽谷,除了薪資福利與企業前景外,餐廳不僅是必要,員工還會比較公司的主廚是否為米其林等級。未來若是如此,僱主也只能套一句「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自我嘲解吧!

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這位兩個成功創業公司Twitter和Square的共同創辦人,在擔任CEO的Square裡沒有獨立辦公室,在上述O+A幫他們設計的公共工作空間飄移,甚至不用筆電的他隨處一坐,隨時接受員工給他當面的提案。這家行動支付的軟體公司快速成長,前述的情境已屬流傳於新進員工間的傳奇故事,但傳奇背後的啟發卻是「以人為本」的創新根基。據說,年輕的老闆會在每一次新進員工的訓練中諄諄善誘公司「以人為本」的文化傳承,文化就是前衛的軟實力。各種空間型態反映了公司的文化核心,演繹出許多上班族稱羨的高科技「辦公室」,而使用「辦公室」形容上班那些時間待的地方,是否合適?以不無疑義!要創新,恐怕從看得見的「辦公室」、到看不見的觀念、定義與溝通,都得先要被解放了。

工作空間開放了,代表人際關係、工作方法與經營管理都開放了。這些勇於締造未來的創新或許並非都會成功,面對創新所勾勒出來的未來,產業有兩個選擇:怵目驚心、裹足不前,或是審慎嘗試、勇於突破。「開放」這個趨勢已不可逆,開放碼(Open Source)顛覆了軟體開發、開放式創新顛覆了組織架構、開放資料(Open Data)是開放式政府(Open Government)的重要指標,無所不在的開放倡議,訴說著封閉的侷限、也想像著開放的可能。但僅只開放,不足以成事。在一個內部資源普遍匱乏的時代裡,廠商需要有效連結外部的開放資源,整合為更有效率的資源運用,才能發揮開放綜效,並為廠商帶來競爭力。

綜效,存在於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主體之間,各自原本難以展現的效益可以透過合作達成。但是,跨單位、跨組織的合作談起來和開放一般的容易,但真正要落實雙方的績效同步提升,才有可能汲引出綜效。若是單一方受損造就了另一方的績效上揚,短期可能基於策略考量而有願為者,但長此以往的讓利或犧牲並非穩定的開放綜效架構。故此,未談合作先釐清權利義務的關係,有其穩定合作雙方的承諾之必要;但對於具有機敏性的創新或貼近消費者之合作關係,或合作綜效並非顯而易見、難以在事前評估的項目,合作方仍需秉持誠信與最大善意,以看長不看短、看合不看分的自制力,追求開放與合作的綜效,藉由外部資源的挹注,強化自身資源的匱乏,甚或能起化學變化,而達到資源效率最大化的開放目標。

近來,又大又難的課題不少!不僅廠商間盛行合作與時傳跨業的聯盟,對於阮囊羞澀的政府,為了挹注年金、長照、建設與產業升級轉型的資金與民間的專業能量,公私協力(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PPP)甚至公私民協力(Public-Private-People Partnership, PPPP)的倡議不絕於途。開放絕對是好的,但在心態、架構、方法與落實上均須有更精確地盤點與分配,才能營造可持續的開放關係,並發揮可持續的開放綜效。
------------------------
註:2013年,創投 Cowboy Ventures 的創辦人 Aileen Lee 為市值超過十億美元的初創企業取一個特殊的名字「獨角獸俱樂部」,該名詞一時蔚為風潮,其定義是在2003年或之後創立的,位於美國的軟體公司,在公開或私募市場投資者中超過10億美元者。

相關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