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學院專欄

【新日微信】雨聲、鼓聲、歌劇聲、聲聲入耳

2016-06-13 / 佘日新 董事長

這個學期在博士班開「文化創意產業政策專題研討」,最後兩堂課去十鼓仁糖文創園區與奇美博物館上課。師生連眷屬一行十幾個人,利用端午節長假的週六到台南去,其實有點風險。對於路況的難以掌握,一早就早早出門、九點半在十鼓園區的門口集合,路上尚稱順暢!但台南的大雨讓我們在悶熱的園區中行動受限,也讓我們在「水劇場」享受了特殊的「十鼓擊樂團」演出,鼓聲伴隨著雨聲拍打鐵皮聲的特殊饗宴,內外皆有水的表演藝術只有在躬逢其盛的下雨天才能欣賞到吧!表演結束,帥氣的男孩謝幕,感謝滿場的觀眾來欣賞十鼓的定目劇。
 
我曾於多年前寫過一篇「世界三大名秀與蚊子館」的評論,對比的是在杭州的兩檔表演「印象西湖」與「宋城千古情」:論藝術層次,前者高過後者,但論票房與經濟貢獻,後者超越前者,不知幾希。並藉此反思台灣的表演藝術發展,當年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與唐美雲歌仔戲團跨界合作,好不容易磨合的中西合璧卻只演了四場,技藝傳承與技巧深化都不及格,碎片化的投資只在歷史中留下一筆「辦過了」的痕跡。如今在台南上百年的仁德糖廠看到以「定目劇」形式呈現的鼓藝,深感欣慰!可惜的是,資源貧乏的斷簡殘篇仍是文創經營者的窘境。這些年來,文化創意和商業的「共生共榮」與「包容性成長」仍在坎坷中匍匐前行。
 
下午移師奇美博物館,邀請了設計奇美博物館的好友蔡宜璋建築師來導覽,這可是超VIP的課程。在展廳中巧遇科技部徐爵民前部長、全聯社徐重仁總裁與台中市林佳龍市長,因為6/11晚上七點半,台南市文化局在奇美博物館繆思廣場前首度舉辦戶外音樂會,大家都來共襄盛舉了。除了出示晚上音樂會博物館之夜.歌劇選粹(Museum Night.Opera Highlights)入場卷的來賓才能入館,其他朋友一律謝絕光臨。在人頭鑽動的氣質觀眾中,絕對不會認錯,貌似貝多芬的一頭亂髮是建築師的最明顯記號。即便在擁擠的人潮中跟丟了,也不會錯過追隨那頭亂髮與溫柔聲調的歸隊。建築師從他獨特的視角,娓娓道來自己珍藏從十三到十九世紀動人藝術品的軼事,從自信中所散發的氣質與從溫柔優雅的語句中,蔡建築師與夫人似乎把共襄盛舉的聽眾阻隔於外,提供博士班同學獨享的頻道,穿越於時空與深邃心境之間。
  
雨,在下午歇了,大家都衷心期盼著一個乾爽的夜空。但事與願違,在奇美廖錦祥前董事長的千金廖婉如開場時,只得向台下穿著輕便雨衣的聽眾朋友說抱歉,雨,還是不停地下。穿著雨衣、坐在六、七千位聽眾中聽歌劇選粹,是一生難得的體驗。台灣人打死不退的可愛、對主辦單位的諸多包容,與那些透過媒體鏡頭捕捉、散播的仇恨與分裂,大異其趣!夾雜著雨滴淅瀝淅瀝潑灑在雨衣的音效,長榮管弦樂團與歌劇家們的聲音,宛若早上在水劇場裡,鼓聲夾雜著雨聲的獨特體驗。
 
這個學期,帶著學生走遍各國的文創政策,各國文創產業的發展不乏成功案例,但從政策貫穿產業的榮景,成功者並不多,其中韓國應屬其中的佼佼者!與韓國體制相仿的中國大陸,看似由上而下、由中央而地方的政策規劃與執行較有效率,卻亂象頻傳,畢竟中國大陸與韓國的規模與產業結構的差距都太大。從歐洲到亞洲(美國是標準的自由市場經濟,甚少由政策引導出什麼),多數國家中,文化與創意的產業發展都在激辯中,不是被異化、矮化、窄化,就是被醜化,甚少還原文創產業的真實面貌。因此,看似推升二十一世紀平庸經濟新動能的創意經濟,十幾年來的表現並不理想。多數國家難以產業思維轉化文化與創意為具體可行的市場行為,混雜著補貼與福利的政策,淪陷在左派與右派的混亂蹊徑,而難以走出自己的產業之路。所幸,台灣的力量在民間。所幸,對務實的經營者而言,走得通的路才是路。

相關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