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學院專欄

【新日微信】品牌=認同

2016-08-15 / 佘日新 董事長

太座和我上週搭郵輪去補慶祝三十週年結婚紀念日。從韓國釜山上船,行經博多、舞鶴、金澤和境港,再返回釜山。這些地名在台灣的商業中多少都有一些熟悉度,其中,兩年前曾與幾位同事在金澤參加科技管理研討會,舊地重遊的我充當太座的地陪和攝影師。每天下岸的行程就是按(地)圖索驥、訪幽覽勝,對於觀光資源雄厚的港口城市,總是多一些能產生聯想的層次,拓展了思緒翱翔的空間;但對那些除了海鮮,未見太多人文資源的港口,應該就會被排除在郵輪行程之外。在釜山的甘川文化村半山腰上,眺望著釜山港灣,拍了小王子與狐狸望海的背影傳回台灣,我幾乎可以從Line群組裡的回覆中聽到眼尖的朋友在台灣的驚呼!小王子的作者說:「如果你想打造ㄧ艘船,別忙著號召人馬、蒐集木材、分配工作、發號施令。你該做的是,激起人們對浩瀚海洋的渴望。」我猜這是旅行社不經意的歪打正著,讓原本在地元素不甚豐富的社區營造,成為遊輪產業激情的起點。
 
包覆了地球表面約70%的海洋一直是人心所嚮往的探索、也是許多創作的靈感來源。有一個網路段子,為轉傳所觸及的朋友帶來許多歡笑。諸葛亮問:「魯肅,近來可好?」魯肅答曰:「安然無恙。」諸葛亮又問:「魯夫人呢?」魯肅答曰:「他應該在偉大的航道上!」這個笑話據稱可量測年齡:五秒內笑出來,年輕人;一分鐘內笑出來,跟得上時代;超過一分鐘,老了…..這種穿越古今、穿越中日、穿越世代的Kuso對話刻畫出了另一層次的世代隔閡:不同的關懷與認同。 1996年,日本漫畫家尾田榮一郎的經典之作「航海王」將船駛向偉大的航道,以重情重義的團隊精神擄獲年輕世代,探索著二十一世紀的生活焦躁與重組的人際關係。日本是動漫網遊大國,動漫產品佔全球產量超過五成,產值佔日本GDP的比重超過一成;索尼與任天堂幾十年來的纏鬥,雖然在近年逐漸有美、韓業者加入戰局,但日本ACG產業仍執世界牛耳的地位依然難以撼動,真正難以撼動的是大和民族的生活經驗如何轉化為普世的價值,獲得認同。網路段子穿越的精彩在於引發共鳴與認同,魯肅與魯夫人、魯夫與娜美其實都不是重點。
 
境港是日本妖怪漫畫家水木茂的家鄉,對我而言是個完全陌生的海港。水木茂的三部代表作鬼太郎、惡魔君、河童三平,成為1993年社區總體營造的靈魂,上了岸發覺除了螃蟹與水產,妖怪漫畫活化了這個小小的港口,短短800公尺的水木茂路豎立著大小不一的153座銅像。除了一家藥局與一家賣米的雜貨店,整座城市都靠妖怪為生,連賣吊鐘燒的店都叫「妖怪饅頭」。這個1499期商業週刊所稱越在地、越能被世界看見的「根經濟」,關鍵點是那個在此成長的漫畫家,長得怪模怪樣的妖怪應該是易感的創作者對週邊人事物的恐懼。其中的代表作是一隻隻誇張的眼,仿佛是水木在成長歷程中始終擺脫不掉的監視壓迫與社會評價,眼睛在許多國家的創作中都流露出令人難以喘息的壓力,這個共同的經歷引發跨越世代的共鳴與認同。妖怪若僅達表層恐懼的深度,恐怕難以發揮太強大的影響力;但若妖怪透析出深刻的情感共鳴,進一步引發認同,那個品牌背後的生命力將背著所有粉絲一起翱翔於生命經歷的共感或救贖的投射。
 
當台灣運動員在國際的大型或職業賽事有傑出表現時,都被稱為台灣之光、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可能是奮鬥的過程感人,也可能是傳聞的故事令人嚮往,國人經常穿上自己心儀的球星運動服,作為另類的認同與精神支持,帶動龐大的運動行銷商機,此風以美國為最。在歐美各國,各自擁護自己所屬城市(國家)的球隊,情緒高漲、甚至對立到衝突的地步;其中最誇張的應屬世界盃足球賽,每到賽事緊繃的時刻,酒吧等公共場合也隨之戒備升級,以防球迷滋事,品牌經營者若對那些對品牌認同的激情強度尚未有所體悟,恐怕是難以在這個時代激起任何認同。品牌故事隨著全球化浪潮與「任意」的資訊傳播,對我們深層的情感觸動日漸稀薄。一、兩句的名言已不足以支撐粉絲持續的熱情追逐,Anytime, anywhere, anyone 的繁複鏈結,讓多數人都已痲痺於新的刺激,「激情不再」是現代消費者難以被取悅的悲哀,也是所有致力於經營品牌者的機會所在。

相關標籤
相關文章